http://www.flickr.com/photos/55738460@N03/6521153345/in/photostream 有圖有真相,爛無名可以快點修好照片上傳功能嗎,要不就請和別的相簿平台整合一下。
 
 
 
 

上次見到吳岳老師是在拉達克的餐會上,當時覺得講台上遙遠人物,此刻就坐在隔壁桌吃喝談笑,感覺實在奇妙。今天再看到老師,覺得老師臉龐和腰肚好像窄縮了一圈,當然距離苗條或精實還很遙遠XD,笑顏和善,眼瞳光亮,怎麼就跟印象裡那個在台上插科打諢,說得天花亂墜的補習班名師不大一樣。(雖然我腦海裡還一直迴盪著媽媽樂)

 

德隆行館的服務人員先領我們上樓參觀,房間各以不同國度風格設置裝潢,有埃及峇里島等等,一張大床想來可睡下一家子,露天浴缸則對著外頭恬靜田村景色。美則美矣,但心裡隱隱浮上斗大四字,財大氣粗。喚名叫德隆行館,莫不是乾隆康熙避寒冬宮來著?

 

晚餐如五星飯店自助餐,鯊魚煙、花枝、油雞滋味極好,更難得是在菜價飆漲之際(最近每到小吃店想點盤空心菜都不可得),還能嘗到清脆鮮甜高麗菜葉。老師怕我們尷尬,竟一個人到外頭用餐,把明亮溫暖的餐桌留給我們。聊著些醫院瑣事,翻著架上拿來的洪通畫集,一邊大口扒飯,很快就吃飽喝足,該進入正題。

 

說實在我們也搞不懂怎麼會安排個來和吳岳見面的行程,如果是和大仁哥又青姐見面我可能還比較能理解?老師從院長邀請他來幫我們上這堂人文課程的緣由講起,當然不免俗的面試官般聊起我們為什麼選讀醫學系等等,陌生和猜疑的感覺漸次在空氣中被老師直爽的問話和不斷的笑聲沖散開來。

 

許多談話細節都已記不住了,只能把寫在筆記本上的一些印象深刻的故事和話語分享一下。


先放上一張房地產年度代言人,國際巨星梁朝偉。 

  公務員>商人>老師

老師說,他最開始受雇於人教補習班時,抱著一種本分行事就好的心理,上課只想應應故事,交差了事。後來到北大進修時碰上台灣教改,他意外發現台灣許多所謂新題型竟然和大陸題庫有相似之處,於是他著手分析整理(我想就是補過都熟習的那些新詩重組、語意填空等等),自己編出一套教材。回台灣後大受歡迎,展開另一階段補教人生(聽老師說喇舌事件後補教界風聲鶴唳害我大笑),這時人氣增長,收入暴增,更多的學生意味著更多的財源。

 

於是為了搶得更多所謂明星學生,以搶得廣告效果,教材自然不免要編的花稍中帶點挑戰難度,講課也力求又快又狠。當然雪片般學生慕名而來,這時他已經是個成功的商人。

 

直到有天,老師在台上講集部內容,口沫橫飛一邊流星般掃過整片黑板。他回頭一望,看見坐在第三排的自己女兒,竟兩眼空洞神情恍惚,下課後老師把女兒拉過來問,才知道很多中間程度的學生其實跟不上這種火車速度,只能強記硬背。老師一邊說,一邊做出心肌梗塞的標準表現按著胸口,老師說:「我當時真的心好痛。」他覺得對不起他女兒的父母(講到這句我心裡的確是有閃過難道生父生母另有其人這種鄉土劇般劇情XD),那麼也可能對不起所有來補習的學生和他們的父母。

 

於是,他開始改動教材,放慢速度,希望來補習的學生都能真正學到東西。他也開始思考,傳道、授業、解惑,到底師者之道該如何前行。

 

老師說,他是在那時開始,才慢慢成為一名老師。

 

好運

德隆行館裡有個露天泳池(龐德女郎會游出水面那種),是喜歡游泳的老師給自己的犒賞,有天他在水裡游著,突然雷聲大作,老師趕緊從池裡起身,心裡則浮現這樣一個念頭,雷公該不會是要劈我?想想,坐擁這樣一座私人會館,好像太囂張了點?

(老師說他想有自己的游泳池是因為每次去外面的游泳池,孩子多的像在煮水餃一樣XD)

 

那一陣雷讓他開始思索,自己的成功從不是什麼必然。他說,就像聽到好久不見的誰誰竟然飛黃騰達,人們脫口說的那句:「好狗運啦!」他的順遂,也不過是好運兩字。生正逢時,早些年生台灣根本還沒教改,晚些年生這套教材早被別人編成,不管怎麼推敲,真的就是好運。

 

另一個故事是有錢之後老師開始疑神疑鬼,路過的汽車行人一稍微停下觀望,他竟然就想對方該不會圖謀不軌?日子開始滲透進懸疑成分,叫人行坐不安。後來他動念一想,不如把原本用作私人招待會所的行館改成民宿經營,來往人員多了,綁匪真要找老闆也找不到(他指著自己說,長這樣要抓也不會抓我XD)

 

他說,好運是老天給我們的託付,而不是寵幸。所以民宿經營所得,盈餘捐給以他母親之名起立的秀春基金會,而原本空廣只他一人的廳堂,現在則時時盈滿家扶中心小朋友的笑聲。

 

(秀春基金會現在到各小學巡演行動寓言劇和音樂表演,陶冶性情改變氣質真的要從小開始啊!!)

 

從此,他變得自在、平安、光亮。

 

比較心

老師說有次吃飯,一桌都是達官顯貴,一個坐對面體面人物殷勤遞名片給老師臨座校長,卻只對老師微笑問候,是在同桌友人揶揄下才尷尬遞名片給老師。老師一看,名片上沒有頭銜,只有白底黑大字,想來是顯赫人物(就像馬英九或蔡英文也不必在名片上記註什麼頭銜。宋:那我哩?)一問才知是某某建商,家產也許花到下輩子散不盡。

 

真的,世界上有錢人真的太多了,老師笑說要是在小巨蛋舉辦慈善捐款晚會,照財力排座,他大概只能在小巨蛋外看大螢幕,高薪族努力賺個幾十年大概能排到IKEA,我則心想我會乖乖待在家裡看轉播XD

 

是啊,一山還有一山高,一口袋還有一口袋深。(天啊好俗氣而拗口)

 

可我們的社會裡,人人都在比較,探問別人薪水,只為了發現自己略勝一籌而暗暗竊喜;要是落人一截,便編造各種陰謀假設,企圖讓自己心裡舒服。比較到底,只是傷了自己。

 

用這句來做結:三萬、三十萬、三百萬,還不都是宵夜加三餐。

 

職場、競技場、道場

有些人把工作場域只看做職場,上班下班只是例行公事,無所用心。有些鱷龜者把職場看做競技場,每天每天,往來征戰,只為成為那最後勝利的鬥者,卻忘了自己雙手已經沾染多少黑血,身上已滿布多少惡瘡。

 

且讓我們更正面積極想,工作的場所不只是職場,更不該是競技場,而是我們影響感動他者的道場。廚師能熬一碗味美濃湯、作家能寫一段深刻文字、歌者能唱一曲溫暖旋律,人們或喝或讀或聽,從中獲取感動溫暖能量,從而再把這份美好傳下。如果我們的工作是傳道,我們工作不只是為了求溫飽,而更是為了讓整個世界更好,那麼整個人間,無處不是道場。

 

人間世

我記得清楚這句話:天堂不在天上,地獄不在地下,天堂地獄都在這人間世,鑰匙已握在你手裡。

 

談笑傷懷之間,竟然已過兩三小時,此際窗外依然雨滴點點,透過玻璃窗隱約可見遠遠的山隱在夜霧裡,像席德進的畫。

 

窗外是寒雨微微的十二月夜,屋裡卻是花開春暖,明亮光輝的人間五月天。

(當然我本來是想寫,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吳岳天。不過想到林徽音X吳岳X五月天這個違和組合,還是覺得算了XD)

 

文思泉湧啊啊啊這篇到底要打多長

(後記1: 老師給我們看范鳳龍醫師的紀錄片,講到他最後一刻希望倒在手術台上,還有離去時整個宜蘭千人送行,我真的渾身起雞皮疙瘩。介紹請看

http://www.hwe.org.tw/award_winners_8_5.asp)

 

(後記2: 離開前問老師德隆二館為何特地選夢土上這首詩題做名,老師眼睛一亮,仔細想了一會後開始一句一句背出: 森林已在我腳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頭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我不禁想起蘇珊大嬸開口唱dream a little dream  XD)

 

(後記3: 最後問了怎麼會取名叫德隆行館,原來德隆行是老師小時候家裡醬菜行的店名,靠著小小三坪的醬菜店,他才能順利長大求學。為了紀念,所以取了這個名字,和我原先想像的皇帝派頭毫不相干,覺得自己真是相當愚蠢慚愧)

  
 

除了記得講堂上滿天飛的媽媽樂外,我也記得有次聽完親情,下課後好像在金石堂前跟母母說了我愛妳。
 

謹以此文感謝,贊助我們去拉達克機票的老師。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