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was an act of defiance of the law. We were aware of that it was, but, nevertheless, that act had been forced on us against our wishes, and we could do no other than to choose between compliancewith the law and compliance with our consciences.

本來我是只打算整理下一步具體的做法,看看自己遠在千里能為台灣多做點什麼。

事已至此,能理解的的都已理解,執迷不悟的仍是那群不知雪為何物的夏蟲。雖然我一度灰心的想想就這樣吧,但最近開始看Mandela的自傳後又覺得心裡熱情重燃,我想對那些夏蟲們,至少要再放一首Let it go的MV給他們看。

然後我決定捨棄期末報告式的拐彎抹角語法,大量地使用一些口語,因為說真的,大家都懶。

說服自己也說服別人:重整思慮、收集資料、腦內攻防排練、從虛擬網路延伸到真實生活。

服貿各派文章整理

服貿東西軍

服貿釋疑Q&A

(我想可以把這些包含影音和文字的資料都放進平板內,最好先帥氣的刷一輪你所有的資料給對方看,顯現你做足功課外,也告訴對方一個訊息:你可不是只看報紙電視的舊時代公民。)

全螢幕擷取 201445 下午 070810  

黑箱服貿大破解,19個你不可不知的Q&A 

只想在這裡簡單提一下關於這些常見的問題我的想法:

佔領立法院 

佔領立法院這件事我們該怎麼看?有一派人會說這違法亂紀,為什麼不先尋求民主體制內的方法呢?那你們是不是說以後不管誰都可以去佔領立法院?

來,我們來想一下,首先,違法是否就是絕對的錯誤。或者請你思考一下,在什麼前提之下,你認為人有權違抗法律?

什麼是公民不服從

接著他們會質疑所謂的"民主體制內的方法",或者說他們會質疑這些抗議者是否真的"在民主內已經無路可走",才選擇目前佔領立法院、佔領行政院的方式。他們提出的質疑不外"選舉"或"集會遊行"。

這次服貿先是在未經審慎評估下草率簽定,後來還是在各方提出質疑下政府才舉辦了公聽會,公聽會流於形式化,定位基本上是政令宣傳會,對於各界代表的質疑官員一概以不知哪來的樂天態度回應說經過評估後大丈夫啦,利大於弊。後來就出現了本次事件的導火線,荒唐玩弄法律的三十秒闖關事件。

這群學生不只堅持了18天 然後你可以拿這個跟他們說這些學生很早就開始關切服貿的問題了,順便問一下他們那時候在生活裡可曾為了別人的苦難奮鬥過?

關於選舉,我想用這個醫院的舉例來回應:假設我身處的醫療團隊每天早上都會開會討論病人,決定病人的治療方向。今天早上開完會以後給了藥,結果下午病人出了狀況,小小住院醫師跑去問主治醫師,結果主治醫師回他說為什麼這麼急著現在就要處理呢,我們明天早上還會開會啊!我希望你會在心裡想,怎麼可以這樣,這樣病人今天就可能會死欸!!恩,我還要再多說什麼嗎?

選舉是回合制,可是民主是即時戰略。選舉是一個很好的民主制度,但他不是唯一的民主方式。

那麼集會遊行呢,公民1985可以號召二十多萬人的白十字,為什麼反服貿不能先弄個集會遊行呢?

請你先想一下,洪案之後(在史無前例的公民覺醒後),我們的政府給的回應,你滿意嗎?(這還是在公民憤怒之後才能得到的回應,而仔細想想政府的責任難道不是在人民憤怒前就該處理好嗎。)

再來,請比較一下這兩件事的價值判斷難易,以及媒體的報導角度傾斜,有誰會在洪案時傾向國防部?而儘管在媒體幾乎一面倒的報導之下,還得再經過網路的串聯,才能發動洪案的遊行。回到這次的服貿事件來看,在粗暴闖關的時間點前儘管已有反對的聲音,但我們的媒體在乎的是黃色小鴨和圓仔,有多少國人意識到服貿牽涉的層面之廣與過程中的瑕疵?

也請想一下這兩件事背後牽動的歷史與人民情感記憶,洪案喚醒的是許多人對於軍旅生涯一場確定的賭爛惡夢,而服貿關聯的是一個曖昧模糊,藏有危機的未來(問問你自己在占領立院之前你有沒有認真想過其中的利弊,還是你其實盲目地相信Z>B)。

另一點可以想想的是這些媒體是否失職?是否提供方向偏頗充滿自我解釋的報導(立場不同不等於可以掩蔽事實或是刻意塑造形象)?我們可能在這樣的媒體環境中讓民眾認識事實?我們可能在這樣的媒體環境中號召一場具有規模的遊行(我是指佔領立院行動前)?

為什麼要佔領"立法院",至少對於我這個自認不夠關心國事的小民來說,這樣的佔領對象明確的點出了過往在人民心目中民意的最高殿堂,在當前的制度體系裡並未能有效的監督制衡行政機關,這可能牽涉制度面的問題,或是這些立委自身的問題。而這樣的占領行動也點出了一個根本的問題,我們的民主制度真的成熟嗎?

另外有一點小弟不解的是說占領一場會讓議會空轉的論點,我想請教的是立院議事法規中有無規定表決的場地?日前有新聞提到立委們又打算在群賢樓開會討論,查了一下其實很多議事都還在進行中,所以讓議會空轉的論點究竟是?(那假如遇上大地震立院議場被震垮了難道沒有其他議場備案?)

http://www.ly.gov.tw/01_lyinfo/0109_meeting/meetingList.action 

反方高手輩出,正方也有不少犀利的評述,提供給大家自我腦內辯論或找人討論:

為何我認為服貿沒有黑箱,而學生佔領立法院是錯的

談談最近的服貿與學運

正方的意見裡有提到還有一個方法是申請大法官釋憲或提出暫時處分,可以看看這則回應318行動的最後手段性

而其中至少有一點是我覺得必須回應的,從來沒有人認可"那以後是不是誰都可以佔領國會"這種說法,回到最上頭,我們認同的是在"追求更高的公共利益(不是說你為了自己吃虧就可以)""在體制內窮盡手段(政府還是給妳這樣敷衍的回應)" 等前提下,才可以採取公民不服從這樣以違法但具有道德正當性的手段,換取公共輿論的討論與進一步的希望得到政府正面的回應。

沉默大眾

還有一種我始終不能理解的說詞是"沉默大眾",他們說,不要以為你們能代表所有人的心聲(我知道,很顯然你們就是站在另一邊啊),不要忽略了這些沉默大眾。

朋友啊,首先,請問你又是如何通靈的知道這些沉默大眾也都是站在你這方呢?既然你能通靈,也歡迎觀落陰請出莊子來為我解說子非沉默大眾,焉知沉默大眾?

再來對這些沉默大眾們(希望你們只是自封了嘴,還沒有蒙蔽眼睛和耳朵),前人辛苦用血汗與生命換來的言論自由,不就是為了讓我們在任何時刻都能自由發聲嗎?在這場史無前例的公民論壇裡,你還選擇沉默,這當然是你的選擇,但今天清明節,說真的我覺得你們愧對先人。

競爭力

我最喜歡的一句一行打臉文是"有競爭力幹麻一定要簽服貿協議"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覺得最實際也最經濟的作法是先讓步說"這些學生這樣做實在有些過分了",先認同他們對於"違法"的指控後(不過你心裡知道其實道德上是正當的),再柔情的說"不過我想也許他們有什麼非這樣做不可的理由"(當然你可以再補一句:民主法治社會裡,我們還是應該要尊重體制),"服貿真的有這麼不好嗎?"然後請你慢慢的拿出準備好的資料(多一點專家學者怎麼說,即使民間高人一堆,他們還是比較吃專家牌,不然你以為根本沒討論到政治面的彭神七點為什麼可以讓他們說嘴這麼久),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請他們回答。

不要直接打臉,先摸摸臉,最後他們應該會自己羞紅了臉。

雖然我想可能還是很難說服那些已決定死守立場的民眾,但要拉攏仍處於渾沌未明狀態的族群來說,應該是相當有可能的。

 

2. 除了和他人互動外,我們自己還可以做什麼呢?

發摟這些網路平台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反黑箱服貿協議

公民審服貿:街頭民主審議 Dstreet

g0v.tw 台灣零時政府

 

參與下列這些行動:

打、道、掛 

割闌尾計畫

讓我們落實罷免制度,割棄放在那裏只會一直發炎的爛立委吧。

 

走出自己的圈子,參與討論,提供想法

街頭民主審議

公民憲政會議

群眾募資網站

Vdemocracy

之前蘋果和紐時的廣告就是透過FlyingV平台集資而來。

1396043117_4AM Democracy artwork-final 293x533 due (1)  

 想想自己能貢獻什麼?

我在想每個人都可以發揮自己專業,試著參與影響,有人撰文,有人整理資料,有人能繪製簡易圖表,有人善於演說,有人說上街就上街,有人在後線提供物資,有人在前線和媒體作戰。

http://imgur.com/a/wZXnZ

一百位藝術及文化工作者,用各自喜歡的方法來創作一個太陽花。

 

島嶼天光

   

一直點,一直點。假如你開店,店裡一直放,把開刀房的音樂也改成太陽花系列清單。

 

 

告訴世界,台灣發生了什麼事

http://4am.tw/

你的臉書應該有不少外國友人,直接傳訊息請他們幫忙宣傳。

鞏固戰線,化悲憤為力量

各種反學運奧步 

煽動我們的,從來不是什麼你們硬扣的帽子,而就是一個擺爛的政府,一群無良的媒體。

 

我想最重要的還是持續的去對話討論,媒體很爛,你就要想點辦法讓自己成為更好的媒體。試著去影響改變,就先從周遭開始吧!

最近在看曼德拉的自傳,一邊看一邊覺得他年輕時應該就是被某些大人們恨透的反骨小子吧,可是沒有這種對社會不公義的自覺,沒有這種願意挺身反抗的精神,這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呢。

 

郭查理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