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四個字曾經被我和高白白當作午飯時的笑柄好一陣子,現在的胃脹氣和胃酸過多想來還多少拜這四字之賜,不過那和本文毫不相干。



在從陽明騎車經過石牌夜市回明德的路上,我像一尾魚緩緩游過紫紅色的薄暮,整個城市都還睡在香檳色的夢裡,我已經卸下了為期一週間司機的任務。清晨的雨有些惱人的,不乾不脆的一絲一絲緩緩落下,撲在擋風眼鏡上,印出了一輪輪霧白色的圈,透過這模糊的光暈,清晨的風挾著回憶吹來。

於是後座的重量不再,那些生硬的制式話題不再,不再需要硬從生活習慣或文化差異找些不著邊際的空泛話題來討論,也不在需要在得到答案之後勉強自己迸出幾聲乾澀的笑聲。然則我卻開始想念起那些尷尬的場面,想念起那些比言語更生動的肢體,想念起那些因為陌生反而真摯的笑容。

去年春天和夏天每一個曾經遇見的面孔,都重新回到我眼前,那些一起度過的時光中,總是充盈著笑聲,尷尬,還有啤酒。回憶在半透明的晨光裡,清晰的播映著,歡迎晚會,宜蘭出遊,drinking party,福岡塔的征途,天神,鐘乳石洞,無法松,卡啦ok,到今年的homestay,溫泉,那一些彷若生啤酒一樣的回憶,苦澀裡透著一種讓人上癮的辣勁,在那將亮未亮的天光裡,讓人幾乎就要醉倒。

我會想念你們的,雖然不熟卻又讓人愛透了的你們。

結果那天早上,我睡過頭了。

1. 中日醫的好處我想是可以發現許多學弟妹不為人知的一面。

2. 住我們家的是一位跆拳道程度活脫像漫畫人物一般的酷哥,可惜已死會女性同胞們勿費心了。

3. 忘記問他可不可以幫我買神奇寶貝商品了 嘖..

4. 補助快下來啊...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