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的雙腳渴望土地一如土地想念我雙足久違的親吻。

好像只要有一個清閒的午后,有金黃溫暖的陽光自窗外來訪,就不由自主的想出去走走。我想這對誰都適用的吧?我們原生的對行走的渴求。

近來敗辜竹的一百元苦胖之賜,上博客來定了些書,其中一本書名是這樣的「走路─給我一條千里步道」,於是選定了一個暖洋洋也懶洋洋的午后, 翻開這本比起哈哈哈哈哈哈哈或幾把刀也許無趣許多的圖文集,然後雙腳就開始不安的騷動了起來。

想出去走走,緩慢的,散漫的,浪漫的走。

千里步道是去年,由黃武雄、徐仁修、小野發起的一項運動,最終目的是希望透過這片土地上的大家ㄧ起努力,規劃出一條環島步道,沒有石油催動 的機械獸,只有行人和單車在這條步道上,用一種緩慢而深邃的步調感受這片土地的風景、文化、歷史和人。

好浪漫的計畫,不是嗎?

「希望台灣人能以千里步道自傲,而不以101大樓自豪」,這句話勾起我嘴角不住的會心微笑,我想台灣的確是有更多比那硬生生插在台北盆地的聳天 利矛(且怎麼看都像有陽具象徵)還値得一提的吧,比如說在巷道裡,攤販間,山野中,林道旁,是有許多我們忽略了的,只屬於我們而別人無法複製的 內在精魂(世界各國到是很積極想取得世界第一高樓的封號),而凡此種種,唯有透過雙腳去觸碰土地,大地才會展現她那樸實而深沉的美麗給我們。

總覺得,還好自己的童年裡,還有雙腳赤足在田埂間奔跑,旋轉,跳躍的記憶,這使我的靈魂至少還能偶爾在屏東的阡陌上起舞。孩子對這片土地或他 們住所的認識,我想還是該由雙腳認識起吧(這應該是黃春明說的?),但是我猜想,也許下一代的孩子們只能從電腦中架構對自己故鄉的認識,而對泥 土的芳香和青草的柔軟觸感的感知,只能在例行的戶外教學中,從人工的生態園區裡,機械式的,形式化的獲得了。

點台灣這個網站很用心,値得一看。
其實很多團體都開始在鼓吹人們用旅行或者行走的方式去重新認識自己的居住地,去慢慢的生活,慢慢的領會。

真想出去走走,但是現在右腳整個半殘,只能冥想。

雙腳健全的你,快出門走走吧。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