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訓期間的一日作息大致是這樣的:六點半集合至天母國小運動,七點半回農訓用早餐,飯後到九點是自由時間可舞劍修行或重返夢鄉(我自然是選擇後者)。晚上九點後也是自由時間,但約莫十點大夥得回到自己房門口行晚點名,十點後只能在自己的房間活動。

等等,中間是不是漏了一大段時間?

慧黠的孩子,中間就是我和這些兄弟鬼混閒扯認真上課的時間,常常是從早到晚朝九晚九,如同聯考前衝刺班的學子。

一日下來往往元神耗盡,四肢百骸疲軟乏散,就是詠唱個元靈歸心術也不足補回。

派駐到各國的役男們據說在服役期間面臨最大的難題不是水土不服,而是語言障礙。因此六周的專訓期間大半時間都是密集的語訓課程。除了在成功嶺時的英文紙筆測驗外(我大概有十年沒寫過英文考題了吧),甫到天母農訓時還進行了另一次的口說面試,英語系的國家便依據這兩次的成績分班授課。

憑藉著何嘉仁美語的良好基礎(希望可以找我代言,我也很擅長Let's talk in English式的演講喔!)以及多年沉溺於英美選秀節目和情境喜劇打下的扎實基礎,小弟順利進入進階英語班(簡稱英進班,為何聽起來有些詭異),和其他15名足以展現我國英語教學多年深耕成果的優秀少男們同窗共硯。

各個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學歷攤開來還以為是南陽街某補習班招生榜單,人人似乎都飽讀詩書文武雙全。

 

不過隨著日子經過,這些假道學?開始顯露本性,客倌你自己看:

IMG_1058.JPG  IMG_1060.JPG  

 

2013-10-09 18.25.57  

天天浸淫在這詩書易禮(但全英語)的氣息中,我彷彿回到了青春少年時,想起那些日夜和知識對抗的日子。

IMG_0096.JPG  

媽啊,我保養得好像還不錯XD。

 

恩,孩子的教育,已經來不及了。還國家五年五百億啊!!

 

雖然最初我有些期待趁著外交替代役的機會學個第二外語,但看到學習法語西語和葡萄牙語的同梯們在這六週焚膏繼晷的掙扎於單字文法地獄中,我突然覺得自己只要開口說英語實在幸運極了。

另一個讓我覺得相當幸運的是我們有個(號稱十八歲的)好老師Kirsten,她總是用心的準備各種教材和媒體,還很貼心的在每個全天語文轟炸的日子裡幫我們找來客座講師。

我猜這句應該是:Think deeper。每次我都很想回說抱歉但我所能想及的深度就只有這麼淺啊,哭哭。

雖然我出身何嘉仁,但我不得不說我挺討厭他那一系列孩子站在台上用英語誇張講故事的廣告。我總覺得語言不是這樣的一種工具,語言應該是一種具有更深層次的媒介,通過語言我們得以交流想法發現觀點,讓彼此得以在一個互相理解的平台上行更深刻的思辨。

 

 

我後來發現這間小小的402教室裡存在一種近乎我想望的公民模型,我們彼此聆聽、相互支持、提問、質疑、對答。儘管在那些過於巨大根本的問題面前,總不免感覺自己只是愚蠢的舞者。可是我想我們不能放棄思考,不能停止對話,也許你想像的和我想像的都離世界很遠,但真理可能躲在我們交集或互斥的疆界中,在我自己的圓裡,我是看不見這一切的。

本班臥虎藏龍,微軟工程師,全台第一志願,吉他英雄,攝影大師...。這些頭銜金光閃閃,以致於當我看見這幫男子徹底失去理智,把這小小的教室當作遊樂園般四處無腦的戲耍時,總覺得太過荒謬。(無暇一一介紹,有興趣請洽我本人,有些人未來可能是島主值得投資)

帥成這樣怎麼搞的!少女們快把握機會啊!

 

除了認真聽講討論,我們在課堂上或放課後也做這些事:

老師第一堂課便宣布開放課堂間飲食,我們也沒有在客氣的在課堂上瘋狂進食。

毛豆啦

肉鬆啦(是有多餓!)

瀏覽完相片我突然發現誰才是貪食王,看來我其實算很收斂的啊。

 

King of Opera真的有夠惱人。你無法想像我們花了多少時間一起高唱那些無聊的歌。

下課打棒球一定要的啊!讓我想起高中那段日子。

擁有千種相機的男子。

以椅子代步的微軟工程師。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形成的貪食蛇。

 

假日也把握時間相聚,為即將到來的離別做準備:

訓練酒量

繼續訓練

2013-10-04 20.26.18  

持續練習!希望大家不要誤會了我們只是淺嘗品茗,健康社交:)(誰信!)

 

  

大合唱時突然真的覺得有點傷感,這種搭肩的老戲碼換了新朋友一樣能感動老派的我。

 

 

異鄉啊 總有坎坷路要行

男兒啊 立志他鄉為生活

我多麼期待明年聽見大家從遙遠的國度帶回新鮮的冒險故事。

 

郭查理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