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一夜雨,第二天起來發現前晚曬的衣服果然都還包著一層濕氣。沒別的辦法,也只好把這些潮霉塞回背包。想想,潮溼與擁擠好像本來就是旅程之必然?

因為昨晚的雨,前面一段林道變得泥濘難行,所以我們第一段路改坐車子到步道口。才發現從村子到步道口其實不短,簡直讓我想起以前爬大霸尖山時,那一段長到可以把手機裡音樂唱完一輪的林道,心裡懶惰人格不禁大喊好家在因雨得福XD。 

沿步道上爬一段,就發現已身在一片綠之中。環顧一看竟覺得有點親切,因為身旁芭蕉和榕族不正是半個地球遠處,我們島國盛產的熱帶植種。枝葉們彷彿都往你身旁湊來,想看看這林裡罕有的東方面孔。  




一路走走歇歇,雨時下時停,霧散開了又隱回,每一時刻眼前的風景都有些微巧妙變化,景色靜中含動。我很久沒進山,一邊走著一邊才想起一些爬山的印象,眼前的綠和印象中的綠有些相仿,卻又分明有些不同。一邊試圖指認分別(最終證明以我貧乏的植辨能力只是徒勞無功),一邊驚異於初見的葉形花序,腳下的泥土雖然綿爛易陷,腳步卻因盛燃的好奇心情輕盈起來。



這株特異的植物底盤如鐵樹,一根直莖拔得尖高,分枝蕨葉般向下捲曲,最末端的小芽上則掛著點點水珠。途中我常為多看他而停下。
 

這總是生在懸崖旁的小紅花不知為何讓我聯想到望夫崖。但她的鮮紅又讓我聯想到一些毒婦。

 

中途休息站有隻可愛小動物Picuro,說真的我不確定中文到底叫什麼,有豚鼠這種稱呼嗎?


導遊在歇站向我們介紹秘魯的特殊植物,說著便拿出這個,小紅果捏碎後可得紅色染料,我心想這莫不是胭脂??他說古時印加人就用這塗料在臉上畫上戰士印記。
 

為何我被畫成小丑???我原本是要求很酷的倒三角形,像火影忍者裡的牙那樣酷帥,結果我一說完三角形,就被導遊畫了個正三角形,什麼意思啊!!!!!!加上左臉的圓形不是變成PS把手了嘛,我都覺自己可以藉由運動臉部發出大絕了!!!! 另外旁邊酷妹的妝容則是出自彩妝老師小賢我本人,今年春夏最IN星戰艾米達拉妝!
其他幾位則是興奮地畫上賽德克巴萊妝XD

 
 
          
就這樣一直走著,穿過樹林小溪和泥濘地,每走上一個小山頭,眼前風景就再拓展開來,滿山的綠彷彿要沿著河往無窮遠處流去。

如果你有注意到我們身上穿的藍色營服,我們實在是逼不得已(經推理他們應該是想拓展亞洲市場,企圖以我們做免費代言!)。

所以沿路我們每到休息處,就得來張拿布條的團體合照。


不過我想更扯的是,這傢伙竟然還不時叫我們幫他拍照,你該不會是第一次帶這條路線吧喂喂喂!!!(但他其實是個好笑咖容後再敘)
 

終於在征服各種險惡地形。

     
以及偶爾偷閒之後...


離開山林來到最後的河床地形(簡直像在玩電動),從低谷往上看,更覺得山巨人般似乎要高入雲端。山上披覆的青綠是一種幾近奇幻的綠,不像存在於此一時代,青嫩的像是遠古恐龍統治地表年代的那種史前顏色(好吧我也不知如何形容但一看到那綠我就覺得山裡必然藏有恐龍),又或者,像是LOST檔案裡那些綠的發假的山,有種後製的虛幻感。

 
 

到了最後的關卡,看起來可怕實際上平穩的很的渡河。

甚至安穩到我可以好好照像XD。
 
我好像開頭忘了提,第二天雖然美景當前,但實際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溫泉!!!!

一整天的勞動都只為累積足夠的乳酸,是的,讓我們再複習一次:乳酸會過去,美會留下。一切,只需要泡個溫泉!

在這重山之間,步道終點,竟然有一處溫泉(WTF!!!???),這大概跟打開你家衣櫃發現有獅子跟女巫一樣不可思議。但誰管他為何出現,一身疲憊,只想拋棄一身髒汙,浸在四面山色裡。


  
 


唉我拍得好爛完全沒能表現出環景青山的爽感T  T,但這真的是頂級的享受,五臟六腑三萬六千個毛孔都被淨化的暢快感受。 
 

為了快速向馬丘比丘逼近,我們跳到今夜的結尾。

夜晚投宿的小城讓我想起立山和法治的部落,夜裡總有幾間雜貨店還亮著燈,在黑暗裡和天上星星相照映(但我想少了點部落招牌的卡拉OK聲)。  

 
啊,忘了點題,我們走的這條路據說是古時印加的信使(Chusky?)往返各據點間所走的古道,他們在各點之間以接力方式將信息傳下,而我想在這條道路上,有些信息被千古傳下。
(原本的印加古道在二月期間關閉維護,我們走的是另一條古道,不過我想我應該也分不出差異XD)

那最後,讓我們看看瘋狂的亞洲舞男在Jungle Disco留下的雅照(此兩男狂舞令現場沸騰)
 
(不過當晚我記得最清楚的是全場大合跳Macarena,簡直讓我笑翻,不敗經典啊!!!!)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