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個日子不好過,730個日子一眨眼就過。我心裡根本不可能忘了這裡,不可能沒有你們。

 

到拉達克要轉兩次飛機,先到香港,再從德里轉搭國內航線到列城。我對兩年前搭飛機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只記得不管哪餐,總有咖哩可吃。因此當空姐沿走道推著餐車一路問著chiken, mutton, or vegetable?時,機艙裡開始漫開的咖哩香氣已慢慢催化我塵封的記憶。(喔當然還有她們美麗的改良式沙麗制服。)

 

三段航程時間不長不短,剛想睡餐點就上了,睡睡醒醒間看完了午夜巴黎和黑天鵝,覺得整個人昏沉沉的也沒能生成什麼感想,只記得娜塔莉波曼虛化(沒錯那變化保證在死神裡出現過吧)後那逼人的眼神。

 

兩年前德里機場國內線和國外線航廈還是分開的,記得當時還得坐接駁車移動,夏夜晚風中燈光昏黃,好像有輕快印度舞音敲著我們好奇的心。今年德里機場已整合,轉機大廳牆上一列佛手招迎四方遊人,五指之間或分或合有千萬變化。

 

因為時間關係在機場過了一夜,隨意睡在窗旁平台,總是過強的冷氣和四周不時的細瑣聲響讓我睡得不大安穩,隔早在往列城的AIR INDIA上,頭腦沉悶昏重,精神渙散渾沌。我有點緊張,因為拉達克海拔在三千公尺以上,雖然已吃了紅景天和Diamox預防,但在身體不好的狀況下到,誰也說不準會多不舒服。

 

胡思亂想著,夾雜擔心和興奮以及其他許多複雜心緒,突然我發現人們眼光往窗外移去。原來已經進入古老山群上空,千座萬座在藍空下向四面湧開,張成一面褐色海洋,浪頂白花閃閃。我擾動的心立時平定,臣服於大自然的美。

 

下機後深吸一口氣,清冷空氣浸透肺泡,腦子也變得清明起來,還好,沒什麼不舒服的反應。於是張眼望去,頓時感動到不可出聲。眼前是和兩年前一樣不移的巨山,自史前鎮守著這座福地,此刻正如金剛般地以其巨大形象護衛著遊子歸人。我的中文書寫能力和我可憐的小CANNON一樣補捉不了這景色的美麗萬分之一,等我偷到高階相機人們的風景照再直接上傳給你們看吧,不然,說來你們也是不信的。世界上真有這樣的美麗。

 

走出機場大門,校長和慧梧已經等著我們。校長臉上依舊飛著慈祥和愛的紅,眼裡閃著光。我把頭低下,校長將哈達輕輕繞過我頸上,一聲Julley,不知怎麼我覺得好像回家了。

 

把行李全放上車頂(是的,這裡的計程車為了那些treking的旅人,都設計成車頂可以綁行李。),車子開始往佛學院開。一路前進,我才發現,那些過彎,那些沿途高山,河谷地旁沿岸綠樹,那片如鏡大湖,原來都在記憶中從未消失。而當山丘上那三座佛塔出現在眼前,我知道,我又回來了。

 

到的時候八月梯次的學弟妹正要回去,小喇嘛們正揮手向他們道別。又是一個月過去,有些故事暫時落幕,有些故事正要開始。想到兩年前的自己,看著他們的車離開佛學院,心中不禁好奇他們是否也帶著一整袋的感動離去呢?

 

當然很想走過去好好看看每張熟悉面孔,問問他們過得怎樣,還一樣在周末看印度電影嗎,還扯著喉嚨唱經嗎,還一樣到河邊游泳嗎。可是那些都不是首先該做的事。

 

到拉達克,第一件事,得先睡。為了預防高山症,或者,為了在睡裡溫習過往記憶,溫習大山、綠洲和星空。

 

所以,先睡吧。


或是先拍張蠢照再來睡。 
 
 那麼這個無聊的標題當然是出自神曲。


[旅行] 拉達克 零。世間的名字
[旅行] 拉達克 壹。365個日子不好過[旅行] 印度 恆河 瓦拉那西 深河裡金盞花盛放 
 
郭查理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