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atso 海洋,真實的智慧奧秘如深。擁有這個名字的達賴說,使我們的心如海,海面起憂傷的風時,讓那波紋只是淡淡地漾開消散,我們的心當如海洋風過後底蘊沉靜不動。另一個擁有這名的你,喜歡把石子丟的天高,你的眼睛裡也有海洋,現在才知道那是不可見底的憂傷。你已經把自己拋到天上了。我笑著說那新來的靈童莫不是你轉世?一語成讖,更覺無常。
Dawa 月亮,你踏著月光搖晃而來。
Sonam 福報,你竟想創造一個叛逆形象,你的肉身強壯了,臉頰卻還時常飛上童真色彩。
Norbu 寶石,小的你還未經琢磨,都說你有些奇險,像來自外空,但誰也不可確知你未來的光輝。大的你已漸次圓潤,雖然還血氣方剛的展示你雙臂的硬石,但我看見的是你心中的寶光。
Dorjee 金剛,你要保守這個笑容不壞。
Padma 蓮花,一朵清蓮在歲寒時節凋落,另一朵願你常存潔白玉明,像你笑容。
Tsering 長壽,你眉目間的秀善和笑裡的妙樂將一直在我心上。
Yangjan 妙音,妳法鈴一般輕盈的笑語在河谷裡回響,還夾帶一些MASALA香氣。
Phuntsok 圓滿,你躲在門後,用善良的眼神靜靜看。誰也還不知道你手裡竟能造出萬物。
Tashi 吉祥,你在另一個村裡好嗎,我們只能想你一切安好。
Tenzin 持法者,原來你們全都護持著這個名字,我想你們也許是這名字的千種化身。
Thupten 佛法,你們有了新的名字,一個全新的祝福,一種新生的盼望,一個不滅的許諾。
Sonagrap 經文,你一滴淚對我而言,功德更過千行真言。Jigmat 無畏,我當然還是難過,可是想到你,就覺得能夠生真實信心,斷棄無明,無畏向前。你在覺悟的道路上走得還安穩嗎?我想起你渡河的身影,仍然覺得不可思議。
 

你們的名字翻過史前高山而來,源頭是終年冰雪的世界頂峰。他們傳啊傳啊過了萬千輪迴,終於在這一世鐫在我們心上,無關非得延續的家門香火,你們的名字裡有山與海洋,有不滅的主題,有無量的美善,我一一都記在心上。

(關於西藏人的名字,請見http://tw.myblog.yahoo.com/yangdol-2009/article?mid=1750&prev=1761&next=1520&lf&fid=24。啊我真的很偷懶)

 關於名字,總叫人掙扎。到拉達克教書,每個人都得起個藝名,起的好的像今年的A-loo未出道聲名已遠播(Aloo在拉達克語中是馬鈴薯的意思,親切程度僅次於masala香料或奶茶,更勝paneer),小喇嘛成天快樂且無理由的喊著AlooAloo。拗口者如我,Hsien,拼音還相當假掰的因為無人通曉的拼音系統而H寫在前頭卻不發音,沒有一個外國人不為此唇齒相戰。
 
我當然有英文名字,Charlie,沒什麼特殊由來,應該就是小時安親班美語老師起的。擁有無敵後,每個人都愛查自己的英文名字有什麼含意,我既不是愛神也不是勇敢,只是個傻子,前面還加了個(俚)。有陣子忘了誰還跟我爭辯其實Charles才是這名字的正身,Charlie只能做小名。但說真的,我又不是皇室,念起來太官方堂皇的名字真的有點噁心,那時我大概回了他些敷衍的話語,而現在我仍死性不改的覺得這有何重要。

 我喜歡這名字,畢竟要背負什麼偉大的美德期望生活其實很辛苦,像那些全被取名做一中的一生裡總不免要被調侃,至於那些被起名作柏齊的就單純只是你爹娘欠算命的錢。因此做個傻子,多輕鬆快樂。再長大一點發現這名字淵遠長流,四海開花。Charlie Chaplin傻的很,一生傻成一門藝術,無聲卻響亮。Charlie Brown傻的很,什麼都不懂,是我們永恆的想望。(說到這裡明年生日禮物請考慮送我Moleskine的日記,已經出查理布朗版本了!!!!!!!)

直接說My name is Charlie輕鬆簡單,那年夏天在越南,悶熱的午後圍成一圈進行著尷尬地自我介紹時,我決定說My name is Hsien。我想大概是因為整團裡韓國人、日本人、越南人都用自己本國名字介紹自己,加上濕氣黏重蟬聲大譟,我才這麼決定的。當時興致勃勃的由此發展,說起繁體字是如何美麗的承借象形指事詮釋萬物,說著說著更確信自己以後都要延此藝名。於是後來在拉達克,在後來到柏林去,也都這麼用著這個名字。這名字是一個開端,容我向世界介紹我美麗的母文化。

哪個名字都還是我,只是其中有不同的提醒。我想要傻裡傻氣的告訴世界我來自何方。

那麼以我一貫不連貫的文章架構,我要跳躍主題了。我叫Hsien,故事裡其他的美麗名字我已經告訴你了,接下來我想試著說些也許對你不夠驚奇,對我而言卻不可思議的故事。故事發生在離天堂最近的地方,拉達克。

先到這裡,再寫下去,不哭才怪。(關於標題名,借用自唐諾的書,我想到時根本沒看過這本書,只記得當時對這書名很有感覺。昨天殺去誠品買了下來,在捷運上隨便翻翻,果然,寫到醫生呢,篇裡竟然提到葛林的喜劇演員,那正是我去年在柏林的二手市場買的一本書,當然很懶惰的沒看完就留給公寓主人,坐在捷運上,景物流逝,我好像回到去年七月Panko那棟公寓陽台,陽光正好,德國隊在世界盃正氣勢如虹。生命的連結巧合真讓人不能解釋。)

  喔對了我是真的認真地想寫點什麼,不過要是新的生活很不幸的整天被call,我想我應該會一如往常的荒廢這一切,哈哈。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