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一切都顯得有些諷刺,當你離開的時候。

還笑著說你以後出來選里長,我們全都要去投你一票。

還慫恿著你快討個老婆,大家要趁你喜酒各屆好好聚一聚。

空氣裡都還漫著那年群倫台上,你大鍋翻炒的菜香。

我也還記得那個晚上喝了點酒你和校警爭的面紅耳赤,當時我還驚異於你出人意表的莽撞,現在想來,為了自己心中的原鄉,捨身也是捨得的。

我偷偷翻開記事本,泛黃的紙頁上還寫著你要我和大婷去幫團部買脫水機和手提音響的店家住址電話,而這似乎是我記憶中最鮮明的對話內容了。


耳邊悠悠的響起餘燼的旋律,你讓滿月除了思鄉的情緒外,多了一輪暈黃的思念。

儘管化成灰,餘燼在手心中仍是有一種想念的溫度。

願君安睡到天明。






幹你媽的好人不長命,抱歉不能去送你。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