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聽到蚵寮小搖滾是在南吼,最後的演唱到尾聲時,謝銘祐點名感謝台下的蚵仔寮團隊。他說沒有蚵仔寮就沒有南吼,蚵仔寮帶給他啟發,讓南吼成形。

那之後我一直想去蚵仔寮,可惜幾次不是值班就是在國外,一再錯過。

今年則終於決定不顧一切的衝去,衝破日光沿台一線南下,突然讓我想起升大學那年常不知何故騎著機車就往高雄去,迎面劈來的風夾著青春的沙塵,刺痛的有點爽快。

因為最近煞車不大靈光,為了漫漫前路安全起見,隨意在路旁揀了間機車行停下,老闆檢查了一會說得整個換掉,算算也許得花上半小時。我問老闆附近哪裡有東西吃,老闆指了前面巷子,說往右走到底就有間簡餐。外頭台一線上車子風速掠過,巷子裡我緩步走到小吃店,隨便選了個座位,點了盤雞腿飯。小吃店裡另一家子正清著盤裡最後的飯菜,電視上播著毫無營養的新聞,在這樣日常的風景中,我突然感到一種久違的親切,上路才能找回的親切。

 

縱使有估狗大神相助,我還是短暫迷失在海線公路,繞了一會才順利往蚵仔寮去。一到蚵仔寮則又先誤入市場,才又問出正確方向,順利騎到會場外。一騎到外圍停車區,一列穿著工作人員T恤的學生們就熱情的喊著口號,指引民眾停車和舞台方向。學生的口號喊來有些參差,不像那種日式連鎖料理店以拉蝦一媽sen工整,聲音裡帶著一種害羞,帶著一種好吧為了蚵寮小搖滾我還是會開口招呼(儘管那對十幾歲的青少男女來說可能不那麼酷),也就因此多帶著那麼一點溫度與真實感。

車停好往港邊舞台走去,夾道兩旁擺著各種攤位,最外頭是官方周邊商品和表演團體CD,往裡走則有餐飲服飾等等雜亂紛呈攤位,穿過這裏就看到舞台。舞台在港口旁,對面一手堤防往海心延伸,堤防後是沙灘。舞台前空地觀眾散亂或站或坐,堤防上也坐著人,沙灘邊有孩子在戲水。

我先找到阿凱,他和朋友們在沙灘上紮了帳篷,晚上就打算睡在這。和阿凱碰面後整個下午就在表演和攤位間閒晃來去,剛到時舞台上正好是929,立刻拍照傳給台北的鐵粉讓他羨慕一下。下面放一些網路上找到的表演片段,希望讀者們來感受一下吹著海風聽歌(順便加上香腸)是多麼美好的生活。

 

首推蚵寮國小合唱團,我覺得蚵寮小搖滾最美的部分是來自在地的能量集合與情感連結,來自世代間通過這樣一個活動把記憶延續,讓故事流傳,讓歌聲不斷的過程。

 

 

每個表演團體開場都準備了一段影像詩,台語的氣口和音韻配上小漁港的日常構成一種動人印象。

 

 

 

啊哈哈我快被小應笑死,以下片段兒童非常不宜喔

 

 

高中有段時期去KTV必點轉吧七彩霓虹燈!

  

我好像是第一次現場聽巴奈,已醉,在岸上如在漁船上搖搖晃晃卻又異常安定。

然後莫名其妙的想哭。

 

 

 

 

 

董事長樂團。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原來會唱這麼多董事長(畢竟我年輕時花太多時間聽五月天我承認XD),但愛我你會死前奏一下全場大合唱時,我骨子裡某種台客魂似乎突然被還以原形。有種衝動想把真心情義刺在身上哈哈哈,台客就是重感情啊。

 

 

 

 

 

 

哈哈哈我超想把新男性的復仇練起來的!下次KTV見真章!

 

夜深了,舞台上歌者樂手謝幕,海潮依舊運著月光上岸,人潮則逐漸從港口退回各自家裡。我們到外頭吃了點關東煮填填肚子,回到沙灘上升起火,大家緩緩圍成圈。有人開始彈起吉他,唱著自己寫的歌,海潮和柴火唱和,像一場夢,帶著不退的鹹味。

 

啊,這首。當時我突然覺得能跟一群聽得懂這種歌的人圍著火唱和多麽幸運。

照片來自北投攝影名家凱哥。請連署逼他開攝影展!

 

回程的路上大聲唱著台客專屬的那些傷心情歌,去傷解瘀,痛苦彷彿都散在穿過台一線的風中。

 

印象中當時剛好在電視上看到某音樂獎,舞台上的偶像身著華服卻慘不忍睹,廣告後則是人氣韓團即將登場。雖然音樂無國界,但我想還是有些歌,是從土地裡長出,從海洋裡湧上,是真正生活在其中的人才能聽出一些滋味的吧。

 

以下摘自音伏線(他們寫的太好):

這是一個沿著台十七線公路的漁村—蚵仔寮。跟大多數的台灣漁村一樣,面臨沒落、人口流失、老化,逐漸凋零,昔日地方記憶都在消失當中,除了世居於此的居民,年輕人大都沒有經歷過,他們口中的那些海岸、流失的沙灘,還有街道的昔日繁榮。

面對這些失落,對村落、社區的未來想像,多數人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可能是建設或植入與地方脈絡毫無相關的概念、來吸引人潮和錢潮的「發展」樣貌。既然過往的榮景已成追憶,那麼,屬於現代漁村的革命進化,可能會是什麼?

一場由在地居民與年輕人主導的漁村小革命
一個單純的初衷,「希望讓在地的表演有一個舞台,在外的年輕人可以回來」、「招集2、300人,大家一起在海邊烤肉、喝酒,『搧海風』安捏」,一場由蚵子寮在地居民主導、自發性的活動雛型,跟一群回鄉年輕人的互相碰撞之後,這個構想逐漸擴大了,邀集樂團、市集攤位、公益募款…,促成了兩天湧入5,000多人的「蚵寮漁村小搖滾」。起初懷疑「甘屋郎ㄟ來?」(阿水會嚟睇?),到後來一搖,就搖了三年。交通、距離、住宿都不是問題,被吸引到這裡的民眾,來看的不是樂團有多大咖、音響設備有多炫,而是好奇為什麼會在辦偏遠的漁村?這些人是誰?他們怎麼做到的?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

由此去: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87010734775681/

 

https://www.facebook.com/smalloysterrock

 

 

 

 

明年一起相招來去蚵寮小搖滾吧!

你說明年還久?那不如先一起去南吼!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5%8D%97%E5%90%BC%E9%9F%B3%E6%A8%82%E5%AD%A3/637942219553099

小南吼已經開唱了!

   

不能只有我聽到謝銘祐,多讓一個人聽到我想勝過七級浮屠。

 

 

郭查理

 

各位朋友,請不吝按讚或分享,讓我們一起為美好的二手人生努力(遠目)!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