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包容他們,依舊流呀流地。人間之河,人間深河的悲哀,我也在其中。

 

想寫些關於恆河,關於印度,關於生命裡不可解釋的神聖感動很久了。可是就像面對那些過於龐大而明知注定失敗的主題,比如愛或永恆,還沒動筆前就有一種失敗的預感,於是怯弱的一直把她擱著。四月在七星潭的海邊看完了深河,心思如海潮,就想趕快寫點什麼,但最後還是讓惰性勝利,什麼也沒能真的記下。今天看了金盞花大酒店,覺得心裡有什麼被翻動,從記憶的河床裡浮出許多細碎金礦,每一點都珍貴閃亮。

 

寫點什麼吧。我想這會是一篇夾雜著恆河、書與電影的對話,混亂嘈雜,像印度一樣。

 

抵達瓦拉那西的那個下午,大雨如淚淹蓋整座城市,我們帶著一身笨重行李,撐著於事無補的傘,穿過大雨裡窄仄的街巷。空氣裡混雜著香料和牛糞的氣味,遠近不知哪裡傳來的金屬聲響應和著行李滾過石巷的碎亂音響,孩子們不顧大雨依然快速奔走玩鬧,門廊上老人無語坐著,黝黑的皮膚裂出深紋。我感覺這一切和四千公尺上那片夢土已經不同,這裡已經是人間,真真切切龐大蟻聚的人間。

 

向晚的河畔人潮聚集,從河岸的人家到入河的階梯上,一點一點往遠處蔓延。在旅社的陽台上下望,河畔人們沐浴洗衣,輕巧熟練的完成日常作息,我想他們應該不能想像此刻陽台上的我,對眼前的景象有多震驚吧。我想不親眼見證是不能明白的,那麼巨大而永恆的事物閃著千萬粼光從無窮的遠處流來,又往無窮的另一端流去,彷彿擁有能帶走一切的超凡力量,我無法形容那是怎樣的一種景象。

 

河流接受他的呼喚,仍默默地流著。在銀色的沉默中,具有某種力量。

 

走出旅社漫步在恆河畔,擦過身旁的人,和我擁有不同的面孔、膚色、身分、信仰,他們的日常如神話存在在世界上另一個人的心中。看著它們自在的依著河流生活,洗面、淨身、祈願,我一時竟分不出他們究竟是從陸地入河,或是原本就生於河中。我不禁好奇,他們對於眼前這一條永恆的河,對於生活在這樣一片它們信仰的聖地之中,懷有怎樣的心思呢?眼前巨大沉默的恆河才不管觀光客多管閒事的好問,依然載著整天的夕陽和彩雲往遠天流去。

 
二人的正下方,有全身沐浴在薔薇色晨曦下,口中含著恆河之水,合掌並列的裸體男女。'他們每一個人有各自的人生,有不能對他人說的秘密,他們的背部背負著這些重擔而活。他們在恆河裡有非淨化不可的東西。

(喔我才發現因為當時一直有雨,加上送葬隊伍是不能拍照的,結果在恆河畔似乎就只有無限的隔岸觀火照。)
 


 

河岸的祭壇開始為稍晚的火舞表演準備,我們決定乘上小船,從河的眼光看表演。天光漸漸被恆河載去流遠,我們墜入恆河鎮定地搖晃中,聽船頭印度人講解著關於恆河與瓦拉那西的種種,人們如何崇奉聖地瓦拉那西,如何不辭千里的赴死於此,如何焚身為灰沉落河底,進入輪迴,成為永恆。還有一些關於不可被投入河裡的種種禁忌身分,死嬰、賤民、罪人….,細節我早已忘記,但黑夜裡說著這些的印度人,眼睛裡深沉的黑光,和河岸上的火光舞影,祭典音樂,卻構成一種奇異印象,沉到最深的記憶裡。

 

看完深河的時候,正好是風和日麗的下午,眼前是等同巨大永恆的太平洋,也許因為如此悲哀的心得也被陽光曬去。我想起當時在恆河旁,就只是這樣靜靜看著(並沒有做什麼瑜珈姿勢),所有嘈雜的聲音好像就從腦裡全數淨空,所有的煩惱和疑懼也都消失無蹤,好像從眼前這一股巨大的波動裡,稍微領略到永恆是怎麼 回事,也體悟到人生的渺小和煩惱心確實無謂的道理。我後來想,也許正是因為這種不可思議卻真實的力量,讓人們不管經過了怎樣的一生,背負著多少的苦痛、憂傷、悔恨、苦惱,都要落在這一條河裡,因為不管多大的傷痛,在這裡也能一瞬被撫平的吧。

 

啊,對,我好像還想寫金盞花大酒店。我對這種多線題材交織的人生故事相當沒輒,愛是您愛是我現在還是我心裡聖誕節首選。今天看這部片時所有關於印度的印象又鮮明的重現眼前,和電影裡場景交疊,有一種分外強烈的感受。只有印度,才有這樣粉紅如紗麗的天空,才有這樣喧嚷蓬勃的市街,才有餅乾形狀的拱門,才有俗艷的卡車放肆地鳴著喇吧,才有小孩好奇且毫不害羞的挨著外國人看。只有這裡,像電影裡說的,有光線、色彩、微笑、信仰、有把生活視為一種恩賜的人們。

 

最近不管看書、聽歌、看電影時,腦子裡總跑出很多記憶裡的畫面。像看這部片時,腦子裡就想起很多在醫院遇過的老人臉孔,想起他們說的那些人生故事。以前申請時矯情的說是為了多體驗人生才選這科系,最近卻越來越感覺,能如此廣泛的接觸各種人間的生死哀喜,真的是極其幸運的一件事。然後我必須說,整片七薑,真的好辣。我想只有真正去經驗人生,去感覺生活,才能做出這樣的表演,才能用簡單日常的語言表情,舉重若輕的點出人生的滋味。

 
關於電影就不多說了(覺得懶惰,而且發現竟然又絮絮叨叨就幾千字=  =),快去看吧朋友啊!!!(今年竟然已經看了逆轉人生跟金盞花兩部滿分等級電影,人生真完滿T  T)看完請跟我討論分享拜託!



  
 
“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 in the end... if it's not all right then it's not the end 

 那天又遇到一個病人用太陽做喻,說我們是早晨,他們已經要日落。但是親愛的伯伯啊,我真想跟你說,黃昏才有最美的顏色,才有滿天智慧與經驗的溫暖光彩。
 

 


[旅行] 拉達克 零。世間的名字
[旅行] 拉達克 壹。365個日子不好過[旅行] 印度 恆河 瓦拉那西 深河裡金盞花盛放 
 
郭查理

也可以宣傳你的粉絲專頁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