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開始慢慢記下大小瑣事,刻骨銘心的大代誌和讓雨林白白消失的無聊事,都落印在本子上。回顧起來,才發現有多想念。

 一月


 
 
 
跨年這個夜晚,和砲砲、詹菊、波西到東區咖啡館過。氣溫依然是跨年一貫的嚴寒,砲砲很假死的完全忽視紅X黑這個dress code。倒數時,我們一起往仁愛圓環走,101在不遠處開始爆炸,擎天峰火煙硝瀰漫,新的一年要來了,告別憂傷是不是真有可能呢? 我看著南孩們在煙花燦爛的新年夜裡燦爛臉龐,覺得溫暖,滿心力量。

後來他們繼續買醉?我實在忍耐不住惠妹就在幾百公尺外的誘惑,一個人在大路上快步走向市府廣場。一路上歌聲慢慢變化清楚,彷彿一個明亮的指引。廣場上人聚如海,遠遠的舞台上,惠妹菲菲(像是悟天克斯那樣的合體技)是新年最金亮燦爛的賜福。我一直很感謝她告訴人們的,去愛人和擁抱人的可能。

隔天早上硬是把自己從被單裡挖起來,到總統府前廣場參加升旗。凱道上萬聲齊唱,我自高中後就再也沒唱過的國歌,我們小時隨口開玩笑說說的民國百年,真的來了,我們不明所以的受到太多人的犧牲庇護而得以平安的進入第一百個年頭,我為自己的國家感到驕傲,也衷心感謝所有勞心費力的大小人物。百年之前,我們是一個民主奇蹟,百年之後,我們能再創造或守護什麼呢?

寒冬中每天還是得七點零五到婦產部報到,晨會教學乏善可陳,心裡掛記著國考,又不喜歡婦癌的沉重氣氛,整個婦產人生我覺得自己胎位不正。最感動的時刻還是看了一台自然產,媽媽用整個生命拼搏,爸爸在一旁拿著相機手忙腳亂,學姊冷靜的接生,我毫無幫助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感動什麼。小寶寶一聲啼哭照亮冷白產房,我出了手術室後趕緊打了通電話給母母。

一月,一切都有新生的可能。    
 
二月  

國考來襲,對於編造各種藉口拖延的自己再也無法忍受,生日那天對了答案,覺得罪有應得,是時候對23歲的自己負責。

過年期間我好像送了個玩具當作交換禮物,結果被親戚抨擊,但我真的覺得那很酷啊。張菲到底有沒有選妃我真的忘了,但除夕節目好像依然有點無聊,印象深刻的是詠琪曉東合體(那年代的偶像真的質感好好,然後詠琪你為什麼背著我結婚了T T),還有超好看的BBC福爾摩斯迷你影集。


 
 小兒見習,在小兒遺傳和新生兒科。牛伯的奶粉室像卡通秘密基地,新生兒病房則是人間最美的地方。    


三月  


大醫杯前夕,右腳踝攔網掉下時扭斷,很不死心的還想看看能不能硬著頭皮包紮上場,一張腳骨微裂X光清楚否決一切。短短一段榮民街走起來像天堂路,每天早上都被榮民伯伯超車。

胸內的日子無所事事,拖著一隻瘸腳哪也去不了,部主任名下無三兩病人,不知是幸還不幸。跟到的學長每天難為無病人可教學,總在晨會之後尷尬解散。最大收穫莫過於能機械式的說出"這是一張站著照的片子,首先先看片子的品質....",此話一出,全世界都知道你經過胸內洗禮(在別科我想都只有:這邊看起來有個nodule或是這邊看起來有個patch。)在張張黑白混沌的宇宙裡,慢慢看出一些道理。


有天晚上,因為覺得白天實在太廢,晚上決定趁學長值班做個小跟班。RCU裡節奏跟太鼓達人一樣飛快,小馬科完全看傻了眼。同時值班的好心intern學長帶我去抽一支動脈血,針下反抽,進到管裡的卻是黯紅顏色,看來是錯入靜脈?才這麼想著,伯伯的臉竟然就黑了,我以往總覺得說人臉色發黑只是種玩笑話,那一刻我才發現臉色發黑是多麼叫人害怕顫慄。R學長趕緊從護理站趕來,護理人員也瞬間湧入病房,我本能的躲在一旁,覺得眼前如電影場景,卻真實的讓人發寒,不能動移。學長沉著冷靜的按著我永遠也背不起來的標準流程一一下指令,我則如同觀賞一場魔術表演,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然後不知怎麼,我就像被選上台的觀眾,開始接手壓胸,一下一下,生命慢慢離去。我永遠也不可能忘記每一往下時,我腦裡巨大叫喊著回來回來 ,和每一次對上的,那已經遙遠空迷,像是退到宇宙盡頭的兩個冰冷黑洞。

到底什麼時候一切告結已經印象模糊,好像學長叫我先回去休息,然後我搭了難得無人的電梯一路快墜下樓,走出大門時,一看表,已經子夜。三月夜,春分剛過,氣溫卻絲毫未見轉暖。

我突然感覺生命的無常。 
  

三月底,大專盃,依然,廢腳一支。


台南人台北樂朋聚餐,只是讓人更想紛奔回台南吃正港鵝肉霸王阿國鵝肉。

四月

感染科抽中頭簽德禮哥,又T又帥,風度翩翩,同科又遇到很T的內科R學長,一個月下來,覺得醍醐灌頂。只是現在,這些醍醐全部流得一乾二淨。

 (這個月習得NG和Foley技能)     
 
 
四月初,南孩前進小琉球,慵懶的不可思議,一連退掉夜遊和浮潛行程,隔天睡到中午才起床,我想民宿老闆應該很傻眼。但,我們畢竟是南孩,漫漫散散的過活才是台南style。

 
犀利人妻掀起旋風,我不真的那麼喜歡這部戲,但是覺得周五晚上有個理由,跑到詹菊天母家裡大吃,陷在沙發裡(又是懶散路線),總讓人回想起星光大道全盛時期,周五夜晚象徵的團聚意義。(犀利人妻片頭片尾全面攻占北榮刀房,另外有天德禮哥突然對我們說,像這個狀況,可能回不去了。)


我在看妳,也一直在聽妳,我最親愛的。

五月

神內,第一次看到癲癇發作,腦波圖是CIA或FBI才能解譯的領域,頭痛team的老師腦子裡不曉得裝了幾百本教科書和幾萬篇paper,腦迴發達的讓我覺得自己像未進化的物種。
 

去看他們在島與寫作,小小的島,文學卻如此豐美茂盛。

 要不/我去了/我便化做螢火蟲/以我的一生為你點盞燈
 在年輕的飛奔裡/你是迎面而來的風

這兩句我真的凍未條,每次看每次沒道理的想哭。


 
 

 
    
加袍典禮,還是很俗氣的按捺不住在台上大喊爸媽我愛你。坐在台下時不敢相信五年真的這樣過去了,這個山丘像台北大盆裡一座島嶼,有自己的氣候溼度植被。 我們上課、打球、慶生、戀愛、吃宵夜、彈吉他、熬夜看球賽、上山數星星...這島嶼有我們一起走過的足印、一起留下的故事。


 五年一瞬,誰都變了。不變的是我依然抽不到家聚。

有很多感覺,但每次都不能寫好,還是乾脆不寫好了。

"很想睡,又很想把每一張面孔複習一遍。和你們一起說過的傻話和做過的蠢事,現在不可抑制的在腦海裡蹦來跳去。我說,我們再一起唱歌、一起夜衝、一起大聲加油、一起四處聚餐、一起上山頂喝酒、一起在颱風天圍聚、一起旅遊、一起嬉鬧、一起不管天高地厚的大步大步並肩走到吧!"那時候在facebook寫了這些,現在看起來,還是好多畫面。


Then things weren't the same, the life that we knew had to change 


六月

 
和詹菊去了趟台東,依然是走閒散路線,米苔目、水煎包和豬血湯的滋味到現在還在口齒迴繞。Matzka現場太有動能,白癡但動人的很。好想在台東生活,不需追求什麼,只是和碧海藍天一起緩慢的過就好。

外科,每天都只想著去把kkbox熱門點播關掉,換一些有助於身心靈的好音樂(放陳奕迅和江蕙的那幾間因此成為心頭好)。

六月底,要搬離宿舍,遇上颱風,覺得搬的半空的房間很有情調,找了一些酒肉朋友。假掰的弄了點燈光,準備了酒水。每個人各自用youtube放了一首歌,聊著馬科人生遇上的奇聞異事,喝酒談笑把一晚上聊掉。我想到兩個月後可能很難再見這些面孔,真的傷感。 

 

忽然就是半年。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