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只是一個簡單念頭。



我這一生要留一次長髮。這件事不為什麼自然而然的列入了我此生必做的一百件事之中,儘管大約有九十件事我還沒想出來。但可能是因為一些社會的眼光和心裡的疑惑還在,加上島國令人難耐的暑熱濕黏氣候,每每留到半頸間就忍耐不住,又去剪了一次頭髮。

去年正巧當著炎熱的八月天,我有機會到四千公尺的高山上,雖然離太陽近了些,氣候比起台灣卻涼爽許多。於是心念一定,好吧,留長吧。

白髮三千丈,緣愁似箇長。佛門裡似乎也需斷了這一頭塵絲,始得見空性。起初我不能說不為此感到有一些煩擾,必須應對人們對於長髮的疑問與定見(同時我也有些驚疑於在這樣開放多元時代,人們對於我這半吊子甚至不到肩膀的髮長竟然有如此反應),也不斷地需要自問這背後的意義為何。

許多有趣的問題因此在我腦裡如髮絲蔓纏,我好奇人們為何不問別人為何留短髮,我也好奇留著短髮的人們(如從前的我)是受到什麼影響而決定留這樣的髮型?我曾被社會約化而現在是企圖反抗社會嗎?不同的髮型究竟和其背後的文化意含有何關聯?

後來我去燙了捲髮,這也是我人生中想做的一件事,但為避免長髮與捲髮佔去兩個名額,我私自改動我的一百件必作事項為留長捲髮。

這時我開始注意到人們如何以我的髮型作話題與我對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應,這也告訴了我他們可能是怎樣性格的人,或者他們對於髮型作為一種人格表達的語碼持怎樣的態度。我注意到有人直率坦承的表達,有人拐著彎試探(不必這樣我並不介意:)),有人則有許多話忍在喉裡卻閃在眼裡。這之中一些細微之處是我從前未曾留心照看過的。

我開始發現當生活中偶爾做出一些變化(雖然起初我並非抱持這樣的想法,我也不太覺得改變髮式是一種故意的變化),便可對身邊微型社會做一場有趣的觀察實驗(而我們都是彼此的實驗對象),我現在對此甚至有些樂此不疲了。至於研究成果,只在我心裡發表,並且不具統計學意義。

我開始想,一切煩惱斷了又生,不如與它們共生,讓它們隨我的心情自在的變化,且看它們如何反映我,且看他人如何解讀它。長短有無若不是動念於我內心,不是我此時想要表述或完成的,那它們便只是一團糾結糾結糾結。

我問了自己許多問題,也給了自己許多答案,其中許多意趣是不能與外人說的,老套一句說來你們也是不信。

總之,現在頂在我頭上的,由人想怎麼理解就怎麼理解。那是我此刻想說的話,你會怎麼聽或怎麼以為那已不是我的事了。


煩惱三千,不取一絲斷。(不過它們倒是挺樂意在洗頭時自行告別)



(最近在看文心,以小說方式講述一些語文學習的要旨與方式,打到此處方覺我大概就是其中會被送進文章病院的那人。中文真是十分精妙美好,希望此生我能好好學習,把想法更明白曉暢的從腦子裡寫出來才好。)

在此回答讀者們最想知道的問題(讀者們到底是誰?我想此年代大家都已習慣短簡快速的來往回覆形式,沒什麼人在觀看這種通篇濫言了),我打算留在此長度附近直到我必須進醫院(啊不是說我生病的意思),除非我大發心想認真的和每個上頭的人溝通我對髮型的想法,否則那時我會剪一個所謂的清爽帥氣的乖孩子短髮。


最後,來模仿一下部落客用語。(昨天和林旺討論到這個笑到不行)

喜歡的話,請幫查理留言或推推唷!(應該要放上一個自拍眨眼的動畫圖檔,我太不專業了XD)

(我是認真的想豬到有誰在看,也許我可以對你喊話。所以請留私密的話吧,情色的我也可以接受哈哈。)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