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到時報文學獎的講評用了這四個字

現在的散文確實越來越走向無病呻吟了

感覺好像不寫些人生中的大風大浪就很難成為好作品

所謂的徵文就是在比賽誰叫的大聲叫的好聽



最近看了本散文集

其實有些篇目滿不吸引人的

談的不過也就是些生活小是諸如食物衣著等等

但是簡單的文字卻有他平淡的魅力在

淺白的背後曖曖含光 比起一堆華麗藻飾堆砌而成的空洞文章吸引人的多

畢竟感動這東西還是來自平凡生活的多


其實有點覺得現在自己寫的作文也逐漸的過度呻吟了

尤其是考試時短短幾十分鐘要逼出一篇作文來

寫的東西看了自己不免都要竊笑 豈止空泛二字?

拿些或許不存在的所謂"生命經驗"加上拙劣的修辭技巧

為了題目而做的作文 常常是讓我覺得不舒服的

書寫應該是要書寫生命才是吧..


然而我也不太了解舉些古聖先賢的例子究竟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偶爾舉些適切的例子是好的 但通篇屈原或子曰個不停

還是不太符合現代散文的調子吧

最不喜歡的 是拼命的用一些自以為瑰麗的詞藻堆疊在格子上

彷彿不這麼做顯得不能展現中國文學修辭之美似的


雖然這樣嚷嚷著 自己寫出來的東西也還是停留在這樣彆扭的階段

要到能用淺白文字寫出生命還早的很

所以這篇文章也只是無病呻吟的一篇最好活証

我們常自以為是的用自己的眼睛批判這世界 不是嗎?

希望這篇呻吟的還可以.(整個很西斯XD)

    全站熱搜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