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想起小時候,躺在床上看著愛情萬歲的歌詞,腦子裡瘋狂想像著演唱會的情景。那是兩千年,一切脂粉未施。

我還記得長長的隊伍繞著體育場彎了好幾回,高雄的太陽依舊毒辣,可是在蒸騰熱氣中每個人的眼神那麼年輕,把曝曬與等待當作一種青春的象徵。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人手一台mp3,CD轉啊轉得發出來的音響好像更真實些,我以為一整個年輕的世代都在我的player裡旋轉著。

然後整個夜晚我扯著喉嚨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整個體育場裡滿是爆發的熱情,好像整片土地是一座巨大火山,而我們正是要噴發融化這世界的第一道岩漿。

夜晚我睡在小港叔叔家裡,覺得自己已經不是個小學生。



我在想,現在我寫這些,是否只是一種過度修飾的回顧?就像我始終覺得二十歲的他們,才做的出真正青春的歌曲。而現在再去拿一些時興的新詞去寫,寫一些易記也易忘的旋律,作一些年輕偶像式的打扮,總是無法說服我。

啊,我就是那種會被歸類為不願和他們一起成長的類型。


但當然我還是被那一片藍色螢光海感動,還是會放聲的和五萬人齊唱,還是覺得他們有一種與歌迷同在的奇妙力量。

只是我不能在春天的吶喊時站起來,否則我就太對不起瘋狂世界了。

我也不能封閉我的耳朵,去忽略那很明顯沒唱好得好幾個所謂''wow有唱到ㄟ''的音,我在想至少把自己調整到能唱好基本的音準應該是一種對歌迷的負責態度。但如果少唱幾個莫名的滾喉音我就會自動進入音準不重要模式了。畢竟氣氛總是那麼好!



五迷們不要生氣,我也是個小五迷喔。(非常欠揍的感覺,但應該沒有比刻意設局指路到中山附近吃羊肉爐的諸葛伶欠揍)

安可真的很爽。再來一首台語歌吧!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