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醞釀要先打一篇寒假生活記趣的,不過先放一篇已經打好的解剖心得好了,以證實我筆耕不輟(屁)。


行完最後一個禮,腰背上仿若負載著無法卸下的重量,使我久久無法恢復立姿。我想再停留久些,消化那些在我體內奔竄的思緒,表達積累已久我最深切的感恩。

解剖課程似乎是習醫路程中一項最特殊的學門,學生們總是難掩對這門學問所隱含那樣一股夾雜期待、緊張、興奮與敬畏的複雜心情。相熟的友人們相聚時總不免問起何時我會實際接觸大體老師,起初當作是一件遙遠故事的我,不知不覺已經來到門前。那些問題開始成為生活的核心,我準備好了嗎?我有足夠的資格了嗎?

我就要知道深掩的鐵門後,冰冷的鐵箱裡,有什麼樣的故事。

我仍然記得鐵蓋被掀開的那一刻,空氣莊重中更有許多情緒咬著耳朵。彼此懷著不同的預想,我們掩飾不安等待著。而當最後一層布也揭開,我意外的發現自己異常平靜,幾乎是能聽見自己呼吸的那種平靜。並不驚愕,並不畏懼,十分平靜。我告訴自己,要開始了,得認真。

我常想大體老師是一座滿刻歷史痕印的遺跡,那些梁棟肌理無語,卻靜靜教導我們許多知識,而更多知識以外的對生命的尊重感懷,則是必須細觀靜想才能從大體老師身上學習而來的。我覺得自己只是有幸觀覽學習的旅人,但我不要作走馬看花的遊客,應當興起積極的心,撫觸每一道傷痕,細聽每一句教誨,應當恭敬,謙卑,學習。

對於解剖課程,總多了一種說不上來的責任或使命之感,我總想大體老師是否付託在我們身上一份寄望,是我們切莫辜負,且應當帶著這份力量隨行前往的。

有時考前在實驗室裡一待就是好幾小時,腦子裡塞滿了複雜難記的名詞(喔奧秘的字尾變化啊),一遍遍陷在講義與圖譜間尋求解答,最終疲累得癱在座位上愣愣的望著台子出神。就在那樣的時刻,我會突然被某種莫名感觸攫住,肉身以外,我相信老師的精神超越了現實的界線,企圖告訴我們什麼。

那樣的時刻啊。

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甚至太非理性了。但我的確感覺,這半年間學習的過程中有太多不能為外人理解的,可能只屬於我個人的時刻與感想。學習了很多本分內應學的知識,更多出了許多對生命的全新觀感,對我而言,這的確是特別而豐實的一次經驗。

深深一鞠躬,已是無盡意。


嘻我有一段是抄之前的,反正我有版權(如此文字何須版權..)。
收個解剖心得則是又讓我有新的感想。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