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不再有熱鬧喧嚣的聚會,有人忙著戀愛,有人忙著學業,有人忙著和生活搏鬥。於是我決定今年就平凡一些的過,不去那些熱鬧的場子,不急著回顧將要逝去的一年,不急著許新年願望。最後的幾小時,和爸媽悠閒的沿著18巷晃到新建好的成大校友會館,很短的路程,沒有燦爛的焰火,沒有洶湧的人潮,一路只有我最熟悉的風景,和我最愛的人。

最後一小時,有一位非人類的女神再次太誇張的感染著我,我覺得她的實力和認真和那種與生俱來的光,完全勝過三分多鐘失火陽具和生硬成語的搭配,至於那些連音都唱不準的真的加油好嗎。

然後新年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和父母擁抱。這一定是個美好的一年。

好 不能免俗的 我們勢必要回顧忙碌而豐實的去年



我是這時開始學會去聽山的呼吸、海的吟唱、人們的心跳的。那天我突然想起原來我是在一年之內就和你們這些人從陌生到熟悉,敞著心交換一些稚嫩卻熱誠的想法的,好像這麼短的時間是不太可能的吧。我想起好多張臉孔,我想起輪椅上老婦人眼眶裡的無奈,我想起那位善於藤編的老先生被山豬刺傷塌陷的腿,我想起兩個大姐爽朗的笑,我想起那些小鬼欠揍又叫人捨不得的嘴臉,我想起緊抓著我兩隻食指搖搖晃晃的重量。在離海岸遙遠的山脈環抱裡,還有騎在我身上的你天真的說著你如何害怕喝醉的阿公,還有妳教盤腿坐在地板上的我說幾句簡單的族語,還有你盛著一碗另有玄機的熱湯要我別客氣喝下,還有你認真說著你的夢想時眼裡閃著的光芒。

祝還有下一支隊的你們,能毫不保留的感受每一次原始的感動。



中日醫結束了,除了和日本人愉快的相遇外,我更覺得能和一些人一起耍嘴皮子才叫我開心。唉我在中日醫可是當了紅娘呢..

另外我告別了富貴一路,多懷念總是亂中有序的房間和客廳,總是堆滿等著被罰款的書的床頭。我很想念燈光昏黃的和室裡那些臨睡前的話語,我在想我們好像有種默契對某些物事不大在乎,對某些物事卻像個好奇的小孩,能夠精力旺盛的興奮鑽研好久都不怕累。總之感謝你們容忍我的不整潔與散漫(雖然你們可能也...哈哈哈),哪時我們在慵懶躺著閒聊吧。

我發現我仍然戒不掉去麥味登看老闆娘搞笑,去石牌圖書館看欠扁國中生嘻笑,戒不掉三不五時從明德到天母找個專屬的角落消磨時光的習慣呢。



我自己覺得我學到最多的,是要把生命活的表淺或者在尋常的事理中找尋偶然閃現的智慧端看自己。我同時有些訝異責任心原來竟可以有如此多樣的詮釋,我只希望我能對得起我自己的詮釋。

我覺得明年小隊員們勢必會給我更多的領會,就像今年那些提問的人一定是大智慧的化身,要我仍然記住愛人乃是一切根本。



有時人就是有不知哪裡飛出來的決心,大概是這樣不能說明的衝動,所以我去了VPV。雖然的確沒做什麼經世濟民拯救蒼生的壯舉,可是和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人,一起在夏夜裡唱歌、跳舞、玩遊戲、飲酒,一起擠亡命公車去教英文,一起在湖中央經歷暴風雨,的確是我不能忘記的夏日記憶。

在比島國更南的國境裡,彷彿看到自己未曾經歷的經濟起飛的景況,異國有你熟悉的熱帶植物(VPV前面就種了一株鳳凰木),有你熟悉的稻浪和阡陌,還有漫天飛揚的黃土塵沙和不絕於耳的喇叭鳴響,你真的不由得懷疑起屏東幾十年前是否也是這般景象。

夜裡你總是不能睡,越過窗侵入的暑氣讓你的背微微滲汗,但是還有別的使你夜裡輾轉難眠。你每一次向人解釋你出生的島嶼並不屬於海岸對面那崛起的國家,力不從心的企圖用更流暢的英文解說這段別的國度的人們難以理解的歷史時,你心裡總升起一股難言的激憤,在八月的氣候催化下,你的心裡有些聲音起義。

回來的飛機上,你看著蘇麗文的新聞,眼裡有淚。



怎麼就這般跌撞進了人家說的水深火熱的日子裡了?生活的形式全然改變,每天無可避免的見到一樣的臉龐(當然那些我翹課或你翹課的時光除外),有時突然也想到,啊,就是這些人要陪我走過接下來的日子,心理面是一種比綜合新味還複雜的情緒。

第一次真實的接觸了大體老師,我想每個人心裡都有一些感觸,那是生命以最赤裸的方式展現在眼前,沒有人底心能不受到震撼的。我那時一直想大體老師是一座刻滿歷史的遺跡,我們不要作走馬看花的遊客,我們應當收起遊樂的心,撫觸每一道傷痕,細聽每一句教誨,應當恭敬,謙卑,學習。

所以每一次鞠躬,一定要滿懷感激。






啊可能還有很多沒有記錄到的,因為我想去吃鹽酥雞所以暫且擱下。

新的一年我突然想到兩個字:節制。

但吃鹽酥雞這件事就已破了戒。 先這樣吧。 好吧新年應該點個名 有在看的出個聲吧 隨便留些垃圾話都好。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