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門票挺不便宜,但在團購和蔡健雅的雙重誘惑下,還是跟阿雄以及她朋友去了簡單生活節。這次主要目的是聽音樂,對於那些自創品牌逛起來有些意興闌珊,大多都是走馬看花隨意飄過,不過也不知為何的確沒有什麼特別吸引我的東西。

還是覺得這種人潮洶湧的場子,不免總有些大拜拜的意味於其中,人們總是像趕赴一場盛宴那般,從四面八方懷著各種心思精心裝扮赴會。有人說參加一個活動或看一場展覽,往往為了該活動主題一半,另一半則是為了去看人,看形形色色的人,看和你有著相似喜好的人,看那些你無法理解的人,看那些你分明未曾見過卻彷彿有種陌生的熟悉感的人。

的確啊,如果選一個有陽光自葉隙篩落的草坡靜靜坐著觀察,大約一刻間這一季的流行趨勢便氣勢磅礡的踩著自信的步伐遊行過你眼前,皮衣雙排扣煙管褲素色t各種材質色調圍巾格紋搖滾元素靴子多層次黑白灰還有那些數也數不清隨著奇異的年份輪迴重返主流伸展台的風格搭配,此時不再是雜誌裡那些小頭長身比例非人的魔豆們以違反人體結構之角度稱以迷幻光影背景的平面圖像,而改由充滿氣勢彷若天子出巡的路人們以鍍上陽光的草皮為伸展台,放肆展示色彩圖案結構質地剪裁搭配的種種可能。

衣著也是一種語言的形式,這裡眾聲喧嘩,偶有幾個拔尖的高音,也有些平實卻舒服的聲音,有些華麗的複調,甚至有些成群結黨的交響樂章,而有些單音雖然幽微,卻那樣清澈透明的兀自唱著。

簡單生活究竟是什麼呢?黃玠說得真好,生活可一點也不簡單,該要如何回答呢?

慵懶的坐在幾乎無雲的冬日暖空底,懶洋洋的,不帶任何目的,就只是這樣和一大群人坐在草坡上,無須設想下一秒該如何,只是空白的坐著,呼吸著。細草綿延鋪綴的草原,夾雜著生活氣息的微風,陽光明晃柔和,這樣的時刻有一群人也許為了找回生活中失落的什麼而來,也許為了抓住殘存的某些片影而來,也許僅是無心而來,充滿各種可能的人們總之是這樣在一個天氣晴好的午後,一同成就了一幅帶著濃重生活氣味的冬日午後圖畫。

更別提在風裡悠悠唱著的,蔡健雅的音樂。

生活的本質究竟是存在的嗎?思考這樣問題的同時也許我們正偏離了一種純粹。

總之生活的價值是建築在觀看的形式之上吧(嗎?),然而這又牽扯到了觀看的角度與本心啊,真不簡單不簡單。

此刻在電腦前大吃垃圾油膩食物再喝油切綠茶企圖補償應該也算是一種簡單生活吧。

最近的簡單生活:

和吳居翰與扯婦露散逛士林夜市,很久不見可是扯度不減。

重新看了一遍哥吉拉大戰巴特拉與摩斯拉。

再優吐補上複習瓊瑤經典片段與優質老歌。

不知道你們的生活最近簡單嗎?

希望人生即使複雜我們的心底都還有最原初的自我。


生活簡單的再報告,太複雜或尺度太寬的部份我沒有要聽的意思,但如果身處情傷潮的我會買好宵夜跟你心靈訪談。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那天在報紙上看到斗大標題寫著台北之音要收起來了,嘴巴先是停下與培根蛋餅的纏綿輕輕吐了聲x後,不由得開始擔心起往後的長夜裡該是誰來伴我入眠呢。幸好後來發現要收山的不是我記憶中心跳的聲音,是另一個台北之音旗下的頻道,好加在(復古好詞彙)。

每個逼不得已或自作孽守著床頭燈慢慢熬一夜心事的晚上,不佐些音樂則無論如何是耐不住的。有一天府城子弟無意間就在頻段將要收束的107.7聽見了一片新的天地,但他其實更覺得這是家掛羊頭賣狗肉的電台(但不是賣藥的那種,雖然賣藥的也超好聽的XD),有著這樣的名字卻不像他印象中的台北,可能是音樂無國界的關係。

此後台北之音和床頭總是堆著的那些散文集(總是沒看完就到期)聯手偷走了已經略有不足的睡眠,讓人身體雖然癱軟在床上,心卻浮在別的世界裡,久不思歸。

有首歌詞是這樣寫的 午夜的收音機 輕輕傳來一首歌 ,就那樣簡單兩句話,沒有古典意象堆砌,卻勾勒出每一個夜裡,每一扇窗內,耳朵守著窗等候晚風送進音樂的一段情事。

其實每個時段主持人風格和選曲大不相同,睡前的主持人聲音裡總帶著一種催眠般的低頻,在你耳邊低語,而此一時段的曲目也大都是抒情老歌,唱法編曲老派亦雋永。也許主持人以為那些時興的明快節奏烜麗勁歌金曲(喔我好愛這詞XD)轟炸耳膜令人難以入睡,故而多以播送那些年代已過好一陣子的老歌為主,但流行的舞曲是一夜曇花,在你心裡生了根的那些曲調和歌詞,那些走在小路上不知怎的就會自動哼唱起來的字句,才是真正讓人在早該闔眼的夜裡困在回憶的被褥裡輾轉難眠的啊。

但也請不要在睡前給我來首一枝獨秀或愛無赦。

好像在電視崛起的年代,有人大膽預言廣播將進入歷史,但廣播硬是殺出一條血路,到今天仍在晚風中輕輕吹送。我想或許是因為電視太過寫實,太過絕對,太過可知。那些燦麗扎眼的霓虹光影總是太使人疲乏,那些躍動閃爍的亮點逼使人不得不閉上眼睛,張開耳朵。

我想說得其實是廣播使人有一種癢,總是默默期待著下一首歌會是你記憶中那首好久不見的朋友,或是那些曾陪你熬過無數長夜和搖晃旅途的歌,那些使你精神為之一振而能重新感知生活細微美好的歌。有時主持人才宣告了這個段落的主題,你就開始興奮的列出記憶中的歌單,最後就竟有沒有神準如命理大師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歌從你記憶的深谷裡重又悠然飛轉到了你耳際了,這使你獲得小小的幸福。


常常你所期待的歌曲早已安分躺在你的mp3裡(我可能迷u唉怕得),只需輕動尊指即可重回美好時光,但當這首歌是帶著那樣不期而遇的驚喜感在你騎車或枯坐的時刻造訪時,一時間周遭景物沾染上了一點美麗色彩,時間的流轉開始變成一支輕快舞曲,物事和記憶一起美好旋舞著。尤其你想到此刻千千萬萬隻耳朵跟你一起在這首歌裡溫習著一些什麼,你和某個擦肩的陌生人也許正共享著一些重疊的快樂,這該是憂鬱水泥高塔築成的密林裡一種偶得的浪漫吧。

下午時段聽到陳樂融哈囉哈囉哈囉的開場白,就不自覺會有種生活的動力,能和一首首好歌一起走過黃昏沈落華燈初上的魔幻時刻,不知怎麼有一種生活閒淡的況味(儘管時常對著一桌共筆唉)。

另外一個必須真心推薦的節目是娃娃special,希望有一天張小姐也能去上一下。


對了床頭三寶我想是 台北之音(但我有時叛逃去好事愛情歌了 ) 散文集(曾麗華有夠好看相見恨晚) 衛生紙(尤其在冬天啊)

我的老天 今天看新聞 陳樂融跟娃娃和曾淑勤要被踢掉了

拜託不要給我一個沒有老歌的電台。我寧願聽賣藥電台,那裡面有比較真實的執迷,有可親的小人物的生活縮影,雖然愚昧,卻赤裸。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