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我的相機能捕捉到這精采的瞬間實令他的主人我驕傲不已,一張照片道盡了下腰大會的種種情緒。

醫學營。
似乎是萬年的活動命呢,幸好後來有醫服隊的文美調劑。但兩邊都粉拉奇的和效率女王搭檔,總能以無人能出其右的效率在十分鐘內解決大小雜務,在此衷心感謝強大的書卷趴(相信你今次可順利重返衛冕者寶座)

營期間心都懸在小朋友(但也只小我一屆)的活動上,當大家看著場邊叫囂或甚至親自下海參與,心裡想的只是這活動哪裡可能會有臨時狀況,下一個流程的串接準備好了嗎,好像該提醒隊輔們幫忙炒熱氣氛了等等念頭,整個人則是不由自主的化成一隻蜂在全場穿梭來去,不時叨攪負責人和隊輔(笑)。

對於大晨旗下四個教案,我們給的鼓勵和讚美都是真心的,對於活動的審視你們實不需太苛,但對於自身的要求也不可放鬆,哈我又要進入點燈模式了。

也許我們無法做到平均分配大晨的愛,但是四個教案我們的確都用心關注了。想體驗練習箇中玄妙者,可洽下屆營長。

我是不是忘了說我真的覺得你們上營時表現的很八賴,如果說很完美整個會矯情掉,但是很八賴倒是真的。

五小的小隊員們我也不是故意不留隊上的,哀這情形跟育樂營時真像啊,不過想聊天也是可以在敲我。(但我先聲明我垃圾話可也是不少 哈)

責任。
寬以律己嚴以待人。不要這樣,真的。

自己的價值是由自己的行為和話語來決定的,當別人把你們看作具有自我思想和自我規範的大學生時,也許是你們自己將自己矮化了。

我沒有比你們好到哪去,但我會選擇從自身反省起。

不要對號入座,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情需要被知道,但是大家不必為了一個營隊傷了和氣。

醫學營就好在大家能歡樂的走過一年,把創意和歡笑拋灑在我們生活的空間,在日常的生活中補上幾筆鮮明的色彩,而在最後幾個晚上不保留的被突如其來的笑點攻擊導致腹部痙攣,於是往後想起會有種說不出的喜悅。

我一直記得一個譬喻,大約是在說茶葉在溫熱的開水中慢慢舒展,自杯底以柔軟的姿態像敦煌壁畫上的的天女緩緩旋升,茶葉的香氣也漸次漫入吐納之開,當整個杯中盛滿金黃的澄澈,自杯緣細啜一口,起初淡似無味,這口茶和你的舌似乎不帶任何一點依戀的告別,要當你還身陷一種幽幽悵惘時,那甘甜才慢慢回來,微微的,是心嘗到了。

如今發現這譬喻可以用在醫學營上,當然需要更直接的文字而不是這種自我模糊拼湊的拙作,嘖嘖。

轉的很硬,但責任心是一種自覺。

仁。
來自中和的均哲小朋友發問,當醫生具備的基本是什麼?
就讀多羅星醫學系兩年尚未接觸任何專業課程的府城子弟絞盡腦汁只想的出"愛人"兩個字。(而這是不是不適用於瓊英同學即將就讀的獸醫系呢?)

於是才發現自己原來骨子裡多少流著儒家文化的血液,該不會是小學讀經果然有用!?

醫學營不是一個容易讓人痛哭流涕,不是一個能讓你輕易覺察到心靈成長,或是一個大家坐著聊心事的地方。但這之中另有些思考,隱身在敷衍的話語和漫天的笑聲中。

我覺得這其中隱隱包含一種入世的精神,我們也許在世外悠遠的氛圍中,一片綴著星子的黑夜底,心就這樣自然而然的敞開了,但那時我們的生活在他方,而不在這座圍困我們的山丘(若我們做如是思考)。

如何能在真實的生活中,我們也同等的做到那樣的關懷,那樣自在的生活形式,當我們的生活不在山林而在喧囂與擾攘的城市裡,我們是否仍能行走一如我們正浴在沁人的夏夜裡?總覺得有些什麼是懸而未解的。

你們的問題對我而言都是對自身的一種觀照與詰難。關心而後觀心,我相信有種雙向的思想正流動著。

無入而不自得。孔子很久以前說過,我很小時候讀過,但要到很大年紀我想我方能有些體悟,而在很久很久以後我也許還做不到,但留這樣一個句子在心中總是可以的。

很多事情我都還想不明白,但至少我的領會是比較是多餘的,該做的是在當下盡所能的用心感受每個地方和每件事每個人,並內化作為自我成長的食糧,且更進一步的回饋於他人或社會。


我本來想用籠統老套的總歸一句陽明醫學營我愛你來做結,但我現在覺得我想去逛大東夜市吃滷味和排骨酥比較真實一些。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