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我的雙腳渴望土地一如土地想念我雙足久違的親吻。

好像只要有一個清閒的午后,有金黃溫暖的陽光自窗外來訪,就不由自主的想出去走走。我想這對誰都適用的吧?我們原生的對行走的渴求。

近來敗辜竹的一百元苦胖之賜,上博客來定了些書,其中一本書名是這樣的「走路─給我一條千里步道」,於是選定了一個暖洋洋也懶洋洋的午后, 翻開這本比起哈哈哈哈哈哈哈或幾把刀也許無趣許多的圖文集,然後雙腳就開始不安的騷動了起來。

想出去走走,緩慢的,散漫的,浪漫的走。

千里步道是去年,由黃武雄、徐仁修、小野發起的一項運動,最終目的是希望透過這片土地上的大家ㄧ起努力,規劃出一條環島步道,沒有石油催動 的機械獸,只有行人和單車在這條步道上,用一種緩慢而深邃的步調感受這片土地的風景、文化、歷史和人。

好浪漫的計畫,不是嗎?

「希望台灣人能以千里步道自傲,而不以101大樓自豪」,這句話勾起我嘴角不住的會心微笑,我想台灣的確是有更多比那硬生生插在台北盆地的聳天 利矛(且怎麼看都像有陽具象徵)還値得一提的吧,比如說在巷道裡,攤販間,山野中,林道旁,是有許多我們忽略了的,只屬於我們而別人無法複製的 內在精魂(世界各國到是很積極想取得世界第一高樓的封號),而凡此種種,唯有透過雙腳去觸碰土地,大地才會展現她那樸實而深沉的美麗給我們。

總覺得,還好自己的童年裡,還有雙腳赤足在田埂間奔跑,旋轉,跳躍的記憶,這使我的靈魂至少還能偶爾在屏東的阡陌上起舞。孩子對這片土地或他 們住所的認識,我想還是該由雙腳認識起吧(這應該是黃春明說的?),但是我猜想,也許下一代的孩子們只能從電腦中架構對自己故鄉的認識,而對泥 土的芳香和青草的柔軟觸感的感知,只能在例行的戶外教學中,從人工的生態園區裡,機械式的,形式化的獲得了。

點台灣這個網站很用心,値得一看。
其實很多團體都開始在鼓吹人們用旅行或者行走的方式去重新認識自己的居住地,去慢慢的生活,慢慢的領會。

真想出去走走,但是現在右腳整個半殘,只能冥想。

雙腳健全的你,快出門走走吧。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覺得如果將標題取名為什麼生活雜感或者雜感之類的也許會較有幾分深度,但老實說吧,有種感覺生活其實不太需要深度,不太需要重點。

所以我不過是為自己想不出個香豔誘人的標題的大腦編造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你看看,修個辭或加個幾句成語就能把短句拉長,輕鬆製造一瞬間的 充實假象。(而我們似乎挺需要這飽滿的表象)

咦?我到底想表達什麼啊。

好吧,那先推薦一位作家,他叫吳明益。請去看看他的散文,雖然是那種聽書名並不太誘人的生態散文,書裡卻是嘖嘖嘖的有著很溫暖而細膩的自然 人文關懷深深淺淺流動著呢我說。

另一本最近的床頭讀物由林大頭推薦,傷心咖啡店之歌,我只能說有些對話有些太不真實啦!!!!雖然還是滿好看的,但生活中我質疑誰談哲學?這麼 想來網路小說其實有某些程度的寫實主義在內,漫天的髒話和是喔真假嗯哼好的才是我們(好啦應該是我而已)對話的主幹。

金鐘獎結束了,但得獎的作品我似乎就是沒看過,想想小時候的八點檔榮景真是已不復在。主題曲真的每一首都很好聽啊,好懷舊,但怎麼沒唱用盡 一生的愛?梅花三烙的主題曲呢?青青河邊草也該唱一下啊,還有你把環珠格格放哪去了!!!嗯不過楊先生唱的真的不錯雖然你偷降KEY害我竊喜我竟 然可以唱上去刀劍如夢(嘿你聽見單旗颯颯的揮舞聲了嗎?),希望你繼續加油,不過我仍然只可能買0U+的專輯。


恩,上面那位吳先生的散文裡寫了一段某植物學家離家多年回鄉,卻發現路旁多了許多不知名的花草,而到底是他忘了這些花草,還是故鄉的植物遺 忘了他呢?每回回台南,都害怕家裡附近那些水泥建築是否又如雨後春筍般更替了我窗裡望出去的視野,那片灑落笑聲與陽光的後院像是白娘子被鎮 在學生宿舍和店家之下,而這些每年更迭來去的學生自然不會明白他們白色粉刷的新居是用一個男孩最珍貴的回憶換來的。台南市醫前面一片新潮的 廣場轟然隆起,販賣咖啡和簡餐以及一個城市該有的生活型態。而FOCUS頂樓的高空誠品據說要遷離了,那高中生們將在哪裡留下放學或補習後短暫 交換笑語的場所呢?

我雖然沒有太濃烈的家國之思,去國懷鄉的豪情壯語也絕計輪不到我這個投票年齡都未屆的小伙子來談,但是總是可以寫篇無害的網誌的吧。

我想是蝦餅害的。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隔了五年,這女人又來了,終於來了。

九九年,我還頂著西瓜皮,腰還高的跟胸部快相連,在高雄的體育場(還是足球場啊)看台上,被這女人感動的一蹋糊塗。 那時候她才剛出道一兩年吧,頂著羽毛剪,穿著黑色緊身皮衣,從山林禮走了出來,站上萬人舞台。 而我愣愣的愾望著台上,想著怎麼有人真的一站上舞台就能發光發熱。

零二年,留著小平頭,和國三紛迭而至的大小考試作戰的我,不知是上輩子燒了什麼好香,演唱會日期竟然剛好落在模擬考後。才一考完,就和4U搭 車北上,我還記得到台北的那天晚上下著大雨,辜竹載著我淋著雨借住黃勢棠那,那時的情景還記得很清楚,彷彿此時窗外正下著雨。當然當這女人 一踏上舞台,就是個朗朗的夜,陰雨都彷彿知道該讓開了,因為沒有什麼東西,是能夠擋住這樣一個妹力四射的女子的。

零七年,一下課,立刻收了東西就往fnac報到,幸好天母人總是很少,前面只有兩個在買票。經過兩場看台以後,一直想到搖滾區感受一下什麼叫做 瘋狂,但是在小巨蛋開唱還真是不夠味啊...只有對號座位,哀。能不能加場來個中山足球場呢?

總之我是買了好的特一區第三排。

如果你生命裡也有她的一首歌,那快跟我ㄧ起去吧,去感受這女人誇張的魅力。

好的,購票從速喔各位,雖然宣傳還是爛到哭,不過已經賣掉一大半了(笑)。

年代售票系統 唉我該說什麼啊首頁連個宣傳的圖都沒有。


讓人都要哭出來了,這女人。 要去的喊個聲吧!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