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標題當然是剽竊舒國治的,京都去不成,福岡確也有另一種風貌。

相較於東京大阪這些超級大都會,福岡算是個小城市,但也已經是九州第一大都市了。九州在哪呢?且讓我們看看這張圖片。



左下那就是九州,福岡位於九州的北部,而這張照片是在一家小店裡發現的非常多餘的一組餐盤,如果誰吃飯時拿這個來盛菜,我想我會當桌噴飯。

頭三天的行程,待在九州大學。行程挺意外的閒散,反到給了我很多時間好好領略福岡地區特有的韻味。老實說學術行程並不太多,大部分時間都 花在吃喝以及行走上(走路的分量簡直讓人誤認為正在參加某減肥夏令營之類),再來的時間就是把自己放空在日本的藍天底下,畢竟人生中能在日 本的街道上發呆的時刻也並不多得。



福岡地區的交通主要是靠地鐵,車廂裡的座椅高級的彷彿皇家包廂一般,但其實說到便捷性台北捷運也並不遜色就是了,但我覺得特別驚喜的是,每 一站他們都設計一個富有當地特色的小LOGO,讓交通工具多了點人味。上面的照片就是年輕人逛街常去的一站「天神」,百貨公司林立,巷道間也有 不少小店,且衣服價格其實比起台灣合理的多,下回想自己來慢慢的好好的大採購一翻XD(但我想我應該會選擇去東京或大阪吧,九州就已經比台北 好逛了...)唉我真是一個物欲過盛的膚淺年輕人。


好了我進行到那兒了呢。
來說說吃的好了,對於日本食物我只有兩個字:貴、鹹。雖然以前就覺得美食節目那些人能對著價格一千多日幣的麵大喊便宜感到很有病,但日本的東 西還真不是普通沒道理的貴,價格換算起來一餐至少台幣兩三百跑不掉,不過日本國民所得相對較高,所以那些麻X茶坊之類的日式料理還是十分沒良心。 至於口味,就是吃重鹹。日本人吃這麼鹹還能活這麼長壽真是令人費解,此外日本青菜簡直少的可憐,水果則是明顯反應地域差異,芒果之類的熱帶水果 貴的挺不像話的。

這家據說是名店,我後來有在介紹福岡的書裡看到,不過還是很鹹。

日本燒烤真的大勝,老闆很妙,是徐若瑄的粉絲我想。喔對了生魚片日本果真非常道地比台灣好吃萬倍。
好那來說說住的部份好了。福岡根本就是活在坊市制度之下,住宅區簡直像電玩遊戲裡的死城一個人影都看不見,地鐵站裡人也少的可憐,但一到商業區, 人潮就突然湧現,該不會是人人家裡都有任意門吧。總之不管什麼時段,就來用餐時刻也不例外,人人足不出戶,街上很有一番寧靜致遠的味道,該不是政 府欺騙觀光客的政策吧。

非常喜歡這種長牆,有一種引人窺探的遐思。

這是Tatsu家望出去的景象,說到這,Tatsu夜不閉戶簡直快把我嚇死了,不過反正我也早懷疑這附近根本沒住人= =。
隨意的介紹一些很酷的人好了。

Tatsu是一位反差很大的大哥,頻尿,關心台海情勢,去過很多國家,正在研究關於雛妓交易等議題。

Totti,純粹因為他長髮時很像義大利足球選手,我們晚上都聊體育話題,漢字是溝通的橋樑。有Wii真好!

Mecky或Takaya,實在是太喜歡他了,是一位可愛的小哥,去過據說20個國家了,明年一定要來台灣啊你!
恩,好沒內容。我想回台南啦,月亮真是該死的很圓。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是一隻可憐的手機(這實在是很常用的寫作手法XD)

我長的很黑,很方,很大眾臉。
沒綽號,你可以叫我K610i,辨識我的方法是我身上掛了一隻黃色的日本貨皮卡丘。

現在我要開始講一個曲折離奇的故事了。

那是前天晚上的事了,主人帶著我到士林站找朋友。

粉拉奇竟然有停車位。主人這麼說,完全沒料到即將來臨的別離。

然後主人轉身就走了,把我遺忘在小街啊前面小小的置物空間裡。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主人總是有點粗心。反正也習慣了,就安心的在這裡等主人 回來吧,應該是不會有事的,應該。

人不應該鐵齒的,手機也不例外。突然空氣中彌漫著濃膩的酒氣,是那種讓人想掉頭就走的難聞氣味。

然後我就淪為那群酒客今夜消遣的玩物,他們彷彿從未看過手機這樣商品的小孩,好奇興奮的把我拆解開來。猛然一陣天旋地轉,我感到自己身體 裡有某樣東西被抽離了,眼前閃現無數光點,彷彿科幻電影中的情節,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我想我是失去意識了,事後聽說,當時那群喝了酒就重拾赤子之心的小朋友們,也許為了某種類似安非他命的提神效果,把SIM卡硬生生的折斷, 從中獲取片刻的歡愉,之後當他們要再轉而向我找樂子時,終於之中有人覺得太過火了,阻止了這場餘興節目。

接著這位好心的俠女(雖然這之中多少有她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制止,或者某方面來說她也算是ㄧ小部份共犯這類的道德問題,但是總之我是保住了 自己,我還在這裡,主人的手邊,那或許才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情)先是打到主人台南家裡卻沒回應,跟著打給了房東(她大概覺得主人與房東同住機 率頗高),然後房東再經由主人室友找到原本已經咒罵完那群人祖宗一千八百代,打算重新換個門號改改運的主人。

於是事隔不到一天,我又重回主人手裡,剛好這天主人的姐姐要從台南上來,趕在中午叫主人的爸爸辦了一張新的SIM卡,天衣無縫的在同一天下午 ,就讓我又重新恢復了意識,感覺就像做了一場大夢,而夢醒來一切又如舊,只是有某些回憶再也追不回來了。

現在我躺在主人凌亂不堪的家中的一張玻璃桌上,臥看這主人彎腰駝背的敲打著鍵盤,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主人你真的很閒。





charlie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